EVA研究站——破

EVA研究站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95|回复: 1

見えない明日で | 在看不见的明天 终章 最终话 2/3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12-28 18:58: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beiming0123 于 2022-12-29 11:23 编辑

**********************************************************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 by かつ丸  译 beiming
第一章 第三适格者
第二章 视线的正前方
第三章 显影
第四章 嘎吱作响的牵绊
第五章 残留之物
第六章 直至梦的终点
终章 最终话 其二


        心中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只有海浪的声音在轻轻回响着。很安静,很悲伤。
        然而,望着眼前这片宽广的海,却闻不到一丝海潮的味道。
        这大概也又一次证明了,这片红海的不同寻常。




        遥远的彼岸,白色的残躯。
        沉没在海中的巨大头颅,只有右半侧露在外面。

        绫波 零。
        不对。
        也许,那是完全觉醒的莉莉丝。

        她似乎在笑着。
        那样喜悦的神情,是因为终于实现了真嗣的愿望吗。



        毁灭的世界。

        希望的荒原。





        但是,‘ 源堂击倒自己后,重新发动了补完计划 ’ 这种可能性,律子完全没有考虑过。

        从睁开眼睛的那一刻,便已明白。


        在「那个」世界中,真嗣成功了。他做到了。
        律子对此确信无疑。
        相比之下,在「这个」世界中迎着海风张开双臂的自己,也许才更像是一团虚影吧。


        当初号机最终将长枪刺入胸口的时候,未来就已经被改写了。补完计划的发动,人类的毁灭,这样的可能性已经被永远抹消了。



        这里是死后的世界也好,死亡前看到的幻梦也好,律子不得而知。但是,唯有一点是确定的。
        这里,并不是自己原本的那个世界。





        沿着海岸线,慢慢地,安静地走着。


        脚下,沙粒的感觉无比真实。
        赤脚行走着,在沙滩上留下深深浅浅的足印。



        自己的着装。
        不再是平素的一袭白衣,而是日常的便装。而且似乎,有些过于花哨了。
        低头打量着这样的自己,竟然觉得有些陌生。
        但是,这的的确确是自己的衣服。律子有这样的感觉。


        也许是几年以前,也许是十几年以前。青春期的自己,也曾是一个爱打扮的女孩。

        所以,并没有过多在意。



        潮起潮落,周而复始。

        看不到人的影迹。

        回头望去,隐约可以看到破败的城市残骸。
        街市里没有灯火,只是一片黯淡的剪影。
        锐利的棱角,和远方寂寥的群山显得格格不入。



        夜空中,稀疏的星星闪烁着,洒落点点清冷的星光。
        一条血红色的河静静地流淌而过,将整片天空一分为二。
        大约、那的确是血吧。
        旧世界的殉道者的血。


        就连夜空也微微泛红。
        脚边那片一望无际的海,亦泛着血红色的波光。



        不知为何,突然觉得有些感兴趣。大概这也是科学者的本性吧。

        远在天边的东西无法触及,但如果是身边的这片海,律子还是可以触碰到的。
        弯下腰去,掬起一捧海水。也许是光影的变化,掌中的液体并不像是红色,而是淡淡的橙黄色。
        靠近闻了一下,本以为会有很重的腥气,实际上却没什么气味。
        明明是第一次见到,但却隐隐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完全想不明白。

        一片死寂的世界中,自己却并不觉得恐怖。恰恰相反,心中竟然有一种安宁的感觉。


        把那捧水抛洒回大海,律子站起身来。
        又一次环视四周。漫无目的地迈步走着。
        直到她看见。


        遥远的海岸边,一望无际的白沙之渚,似乎躺着一个小小的人影。














        那一刻,胸中涌上一种莫名的悸动。
        心跳得很快。
        这大概也证明,自己的确是真实存在的吧。
        为什么会这样,接下来又会发生什么,完全无从知晓。
        但律子并不在意。

        此时此刻,自己置身于此。知道这一点就已足够了。



        一步,又一步。
        人影所在的位置,变得越来越近了。
        这是律子唯一关心的「真实」。






        潮水翻涌,轻轻拍打着海岸。
        抹去了律子的足迹,也浸湿了她的双脚。
        柔软的沙地上立足不稳,有几次险些摔倒。但律子并未因此放慢脚步。
        视线的焦点,牢牢地定格在一处。


        也许就连她本人都没有意识到吧。
        自己,一直都在笑着。










        几十米,几百米,对律子来说,距离已经失去了意义。
        脚掌时而陷进湿软的沙地,踉踉跄跄地奔跑着。
        直到,那个小小的人影,变得不再触不可及。






        他就在那里。
        安静地躺在血红色的海边。





        星光黯淡的夜晚。唯有点点猩红色的波光不时闪过。
        远远望去,也许会觉得那不过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点。或许只是一块石头,或者一截被冲上岸的朽木。
        可律子相信自己不会认错。
        从看到那个模糊影子的第一眼,她就已经确信无疑。

        躺在那里的人,那个少年。
        碇 真嗣。






        走上前去。完全无法按捺心中的激动之情。
        真嗣所穿的并不是作战服,而是平日里的学生装。
        静静躺在沙滩上。伴随着呼吸,胸部微微起伏。
        律子在他的身边很近的地方蹲下身,像是窥探一般,端详着少年的面容。



        他的表情很安然。从中再也看不到一丝痛苦。
        时而微微皱眉,而后又舒展开来。
        安心睡吧。不由得在心里这样默念道。




        律子不知道,自己一直看了多久。
        杂乱的心跳,也渐渐平复下来。




        突然,身体无意识地动了起来,伸出手去。


        少年的脸颊,比律子的掌心还要冰冷。





        「.................」






        像是受了惊一样,表情短暂地绷紧了一下。而后,慢慢舒缓下来。
        轻轻抚摸着他的脸颊。



        脸上还没有生出胡须,只有细小的绒毛。
        他依然是如此年轻啊。不知为何突然这样想道。
        的确,他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孩子而已。律子自己,也曾有过十四岁的时候。
        不由得回想起了第一次与他交谈时的景象。在NERV本部的那间病房。




        如今自己与他的距离,比那时候要近得多。在此之前,律子从未想过,自己竟然会这样触碰到那个遥不可及的少年。
        抚摸脸颊的手,渐渐移向额头的位置,轻轻撩起他的前发。
        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看清他的脸。



        少年的面容看上去有些憔悴。比以往的时候还要瘦。
        应该不是光线问题,而更像是营养失调的征兆。





        站起身来。
        摸遍衣服口袋,什么都没有。
        眺望四周,也没有看到商店或人家。只有白沙与红海,以及远处建筑物隐约的剪影。
        尽管城市已经毁灭,但那里或许还会有生活物资留存。但是,这样数公里甚至数十公里的距离,实在是不现实。


        然而不论如何,律子无法对他置之不理。




        思索片刻。转身看向了那片海。
        海浪冲刷着浅滩,抹去了律子之前的足印,只留下一片白色的泡沫。
        律子很清楚,这并不是一片普通的海。甚至,也许这根本就不是海。
        遥远彼岸,白色的巨大女神正在渐渐消溶。像曾经的莉莉丝一样,溶解在橙红色的液体里。
        弯下腰,掬起一捧海水。


        短暂的踌躇后,律子还是把橙色的海水含进了口中。


        并没有预想的那种辛辣。
        也许自己已经感觉不出味道了吧。




        快步走回他的身边。小心翼翼扶起他的上半身。
        没有任何犹豫。
        就像是把少年抱在怀里一样。


        他的嘴微微张开,律子微微俯身,贴了上去。
        双唇相接。


        缓缓地,把口中液体喂给他喝下。


        即使是无意识之中,真嗣仍然做出了吞咽的动作。
       
        这样就好。





        「......唔......唔嗯......」


        听到了低低的梦呓。
        像是即将醒来一样,面部肌肉轻微抽动着。



        而后,终于缓缓地睁开了眼。












        「…...嗯......那、那个…...」

        「...还好吗?」












        仿佛律子喂下的那口海水具有魔力一般,他醒了过来。
        虽然看上去仍很疲惫,但也不像之前那样憔悴了。就像是被治愈了一样。



        「......律子...小姐...?」

        「嗯,是我哦。」



        看着真嗣有些疑惑的眼神,律子回以微笑。
        就连她自己也没有想到,原来她也能以这样温柔的声音说话。
        已经是,许久未曾有过的事了啊。



        也许是仍然没有完全清醒吧。真嗣的眼神有些空洞。注视着那双黑色的眼瞳,律子察觉到一丝异样。
        一直以来,寄宿于他眼中的那种坚强的光采已经看不到了。
        就像是,曾经的某种附体之物已然离开,从他身上永远地消失了。


        真嗣眨了眨眼睛。

        像是呢喃一般,小声说道。



        「......头发...」

        「嗯?」

        「律子小姐的...头发......」



        下意识地摸了一下头发。刘海是微微卷曲的,似乎和以往不太一样。
        用力拽下几根。这才看见。

        发色变回了染发之前的样子。
        自大学毕业以后已经许久未曾看到过的,原本的黑发。
        弯起手指,在脸上刮了一下。果然,并没有化妆。


        是自己的身体被重建了吗。
        为什么和曾经的自己不一样了呢。


        还有这身衣服。虽然看上去有些花哨,实在不像是三十岁的自己会买的衣服,但穿起来却很合身。能感觉到,从贴身衣物到外衣,穿得整整齐齐。

        难道说,自己是以这样的姿态降生在这个世界的吗。




        与真嗣对视一眼,无奈地笑了笑。
        就算继续纠结下去也没什么用的吧。


        无论是以怎样的姿态,此时此刻,自己已然置身于此。只有这一点,才是唯一的真实。


        「...站得起来吗?」

        真嗣看向这边,眼中仍然有些疑惑。但也并没有继续问下去。

        「嗯...」


        这样说着,他坐起身来。
        不知此前他已在这里躺了多久。几个小时,几天,还是几个月呢。
        真嗣的动作仍然有些迟缓,有些虚弱。

        当他终于站起身的时候,律子又一次察觉到了某种违和感。



        「......呐,真嗣。你长高了啊。」

        没错。以前真嗣最多只比律子的肩膀稍高一点。但不知为什么,现在的他似乎和律子差不多高了。


        真嗣也也以有些困惑的语气回答道。


        「欸、那种事情应该没有啦。……倒不如说,是律子小姐变了才对...嗯,总觉得很可爱呢......」

        「...啊啦,可爱?...是在夸我吗?」

        「啊,不、不是的...抱歉。......但是,真的很可爱啊。和以前见过的律子小姐不一样了。」

        「......是嘛。」



        到底是怎么回事。又一次摸了摸自己的脸。
        很想亲眼确认一下,但却做不到。如果自己那块化妆用的小镜子还在就好了。
        不过,这种事就等到日出之后再去想办法吧。现在不需要过多在意。



        又一次看向了真嗣。


        「好久不见了啊,真嗣君。终于,又再见到你了呢。」

        他有些为难地低下了头,躲闪着律子的视线。

        「......对不起。」

        「嗯?」

        「...律子小姐、一定很生气吧。」

        「已经没关系了。真的。」


        微笑着说出的,并不是假话。
        曾经真嗣有意的隐瞒也好,离别之际那些尖刻的质问也好。过往的那些事,都已不再重要了。
        想要与他重逢。尽管心里一直有着这样的愿望,但律子一度已经不抱希望了。


        正因如此,当那个不可思议的瞬间突然降临,律子心中能感受到的,只有久违的欢喜。

        无论曾发生过什么。
        无论曾走过多少漆黑的夜。
        过往的沉重,就让它们随风消散吧。




        「...真嗣君,你真的做到了呢。那个世界的的命运被改写了。已经永远也不可能像这里一样,比第三次冲击所毁灭了。」

        「嗯,是......」



        真嗣抬起头来,望向海的方向。
        律子和他并排而立,眺望着无边无际的大海。巨大的头颅已经有大半溶解了,剩下的半张脸上,依然挂着残酷的笑意。
        昭示着这个世界绝望的命运。




        「律子小姐。这一切,都是因我而起。最后,世界被毁灭了,所有人的灵魂都溶解在了那片海里。」

        「嗯,人类补完计划失败了啊。不过,溶解在那片海里或许也是一种幸福吧。真嗣君,一直都没有人回来吗?自从世界变成这样,已经过去多久了呢?」

        「也许几天,也许是几十天吧。一直都没有吃东西,但也并不很饿,所以应该也没有过很久吧。不过,明日香的消失似乎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明明在那个世界里度过了数月,但这里的时间又过了多久呢...」

        「...你也是刚刚才醒来的吗?」

        「是...」




        也许,他是和律子差不多同时离开那个世界的。
        他的身上并没有伤痕。在与量产型EVA的决战中初号机所受的伤害,并没有分摊到他的身上。
        也就是说,他只是意识与初号机同一化,而本体则一直都留在这个世界中。
        灵魂附着到了另一个世界的自己身上,就这样度过了数月。但在这个世界中,或许只有短短几天而已。


        宛如蝴蝶之梦一般。
        在遥远的彼方,他终于实现了自我的救赎。
        尽管,他所做的一切注定与这个世界毫无干系。无论怎样,到最后,他终究还是要回到这片破灭的荒原。



        眺望着大海,律子轻声问道。


        「...从一开始,你就已做好了消失在初号机里的打算吗。」

        「嗯。因为之前的那一次也是这样的。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困在初号机的内部,过了一个月之后才被救出来。所以,如果再一次暴走的话...」

        「就能重现相同的结果了呢。果然,你早就已经知道了啊。...所以,你接替了母亲的存在,留在了初号机的核心中。而被营救出来的人,则是原本的碇 真嗣呢。」


        没有人注意到他的真实想法。就连想象都想象不到。
        后来,零之所以再也无法与初号机同步,大概也是因为他的干涉吧。


        就算真的有人猜到了他的计划,又能做得了什么呢。
        不分青红皂白地直接毁掉初号机的核心吗,那种事源堂是不可能同意的。何况他也一直以为,他深爱的唯仍然留在核心当中。
        只要无法与核心中的灵魂取得交流,便不可能知道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其实,我原本是没有打算回去的。无论是灵魂还是肉体,都将永远留在初号机中...」

        「......」

        「后来,之所以肉体得以回归,变成了原本的我,完全是出于妈妈、不,出于那个女人的意志。那是她消失之前的最后一点力量,我也并不打算阻止她。」


        真嗣平静地诉说着,言语中满是苦涩。


        「虽然,我完全无法理解那个人的目的。...她到底在计划着什么呢。为什么要抛弃我和爸爸,进入初号机的核心中呢。......自己的计划,难道真的就那么重要吗。」

        「看来,你终于见到她了啊。」

        「嗯,说了很多呢。...但和普通的对话不太一样。进入初号机的核心后,我们的意识是直接相连的,这个世界所遭受的毁灭,她都已经知道了。可即使如此...」


        真嗣的面部肌肉微微颤抖着,难以克制激动的情绪。
        提到唯的时候,他的声音中甚至带着一丝恨意。
        不是 ‘ 妈妈 ’ ,而是 ‘ 那个女人 ’ 、 ‘ 那个人 ’ 。这就是他对唯的称呼。




        「...事实上,她一直都在期待着世界的毁灭。在这个世界里也是一样。她和初号机一起去往了宇宙,再也不会回来。对于这样的结局,她似乎很高兴。」

        「这个世界的初号机?...宇宙?」

        「嗯。补完计划失败后,她便从此离开了。......也许从一开始就已经计划好了吧。消失在初号机中也好,引发第三次冲击也好,一切都只是为了让她自己获得永久的生命,成为超越人类的存在。」




        的确,SEELE提到过这种可能性。
        冬月似乎也知道些什么。





        「...司令一直渴望着再见到她呢。直到最后,他还想要借由零的力量,重新引发第三次冲击。」

        「但妈妈早就已经舍弃他了。他只是不愿承认而已。...说起来,绫波她怎么样了?」

        「那孩子也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哦。你对她说的那些话,并不是没有意义。」

        「......这样啊。...太好了。」



        他的视线转向了远方,渐渐溶解的白色残躯。
        零的眼睛也正望着这边。嘴角微微扬起,呈现出一个扭曲诡异的笑容。


        直到最后,她也依然在笑着。
        毁灭整个世界,对她来说,也一定是一件不幸的事吧。
        在这个世界中,真嗣和零又是否有所羁绊呢,律子不知道。然而,既然她最终选择了真嗣、选择了实现他的愿望,那么对她来说,真嗣也一定是特别的存在吧。所以,直到生命的最后,她却依然露出了微笑。

        不过,也许这也只是律子的错觉吧。



        「最后,零并没有选择碇司令。当然了,从你消失在初号机里的那一刻,他的愿望就已注定化为泡影了。...你一定也是知道的吧。...渚君会控制二号机侵入教条区,去往莉莉丝的身边。...到了那时,你终于可以开始行动了。」

        「......」

        「最后的使徒,莉莉丝,还有二号机。片刻之间,一切都被毁掉了。加之渚君的AT力场封锁了整个地下空间,当大家终于看到初号机陷入暴走的时候,大概也不会猜到是你在操纵吧。于是,未来的走向就在那一刻被改变了。真嗣君,你跨越了时空,来到那个世界,只是为了那一瞬间呢。」

        「嗯......所以,我不得不又一次杀掉了他......杀掉了薰君。」


        声音有些嘶哑。
        律子转头看着他。赤红色的波光映在少年的脸上,显得他的脸更加没有血色。
        他低下头,眼神空洞地盯着自己的手掌。
        仿佛依然能看到手上残留的血痕。



        「其实,我并不是不能救薰君。就像当初救绫波的时候那样,把一切都写在信里,交给律子小姐就好了。……只是,他一直在期望着死亡。而且,也只有那个时候,我才能把莉莉丝和二号机一并毁掉。所以...」

        「...真嗣君。」

        「所以,我利用了薰君啊!我没有试着说服他,没有做出任何努力,只是为了不让世界毁灭、只是为了洗刷自己的罪,就再一次杀死了他!明明才刚与他重逢,明明、一直有很多话想要对他说......」


        真嗣双手掩面,哭泣着。全身颤抖不已。


        「而且、不只是薰君。对于加持先生,我同样选择了见死不救。...果然,他最后还是消失了啊。」

        「嗯......」

        「如果早点把一切都告诉他,也许他就不会死了。但因为担心那样会给未来带来太多变动,所以我一直没有说。......但是、但是我明白,这些只是借口而已。我只是害怕直面加持先生罢了,就像害怕直面美里小姐和明日香那样。......到头来,我依然是个胆小鬼,脑子里永远只考虑自己的事...」



        泪水止不住地落下,在沙地上很快消失无踪。
        握拳的双手微微颤抖着,声音低沉而沙哑,像是在诉说着对自己的诅咒。
        突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是了,就在他消失在初号机中之前,两人最后一次对话的时候。那时的他,也如现在一般痛苦。


        「也许,我从一开始就错了。我应该把一切都告诉美里小姐,祈求她的原谅,请她帮助我。...不,不对。也许我该直接去找爸爸,把所有真相都说出来。如果这样的话,一定能...」

        「真嗣君...」

        「律子小姐、律子小姐也一定是这样想的吧!如果我从一开始就把真相告诉所有人,如果我没有那么狂妄、自以为只有我才能解决危机,如果我没有选择再一次消失在初号机中......那样的话,薰君和加持先生也就不会死了不是吗!到最后,所有人都能平安无事的不是吗!如果我、如果我......可恶!!」

        「真嗣君,已经够了...」


        律子转身,突然地将他抱在怀中,这样说道。

        一瞬间他有些震惊,瞳孔震颤着。而后,他把脸埋进律子胸前,放声痛哭。


        像是一个犯了错误的小孩子一样。
        如果是美里,大概会痛斥他 ‘ 成什么样子 ’ 的吧。
        但律子却没有半分责难他的的想法。



        并不是像孩子一样。说到底,他本来也只是一个孩子。
        一个被迫背上了沉重的十字架的,瘦弱的少年。
        曾经拥有强大的力量,却依然无法摆脱痛苦。


        也许正如他所说。他胆小,狡猾,懦弱。
        可正是这样的他,独自把一切都背负了下来。
        把这世界上,每一分的罪孽。




        即使拯救了律子所在的世界,如今的他,依然无法摆脱命运的重压。
        不,事实上,在赎还罪业的过程中,他背负上了新的重担。
        他拯救了世界,却没法同时拯救每一个人。他们的死亡,无疑将在他的心上留下了新的伤痕。


        被毁灭的世界,因他而死的人。他把这一切的罪责都刻进灵魂的深处,任由审判的烈火灼烧自己的血肉。
        就在这片赤红之海的沿岸,就在这深不见底的绝望之渊。






        「...已经做过的事,不管怎样都无法改变了不是吗。无论在什么时候,只要去做你觉得正确的事情就足够了。你拯救了那个世界,并不是因为你所拥有的力量,而是因为你心中有着那样的愿望,不是吗。」

        「可是,我...我只是...」

        「过去的事情,就算再怎么苦恼也只是枉然。很多时候,我们只需要着眼于结果就好了。如果觉得结果不好,那么感到悲伤也很正常;如果觉得做了错误的选择,那么感到后悔也无可厚非。真嗣君,如果哭出来能让你轻松一点,无论流多少泪都可以。纵使如此,我还是想说...」



        轻抚着真嗣的背脊,凑近他的耳边。
        真诚而温柔地,轻声说道。



        「纵使如此,无论有多么后悔,这个世界也无法复原了。可是,真嗣君,在另一个世界里,原本也会有相同的浩劫降临,原本也会有很多人因此死去,但正因为你的到来,那样的未来被逆转了。真嗣君,你的牺牲与痛苦并不是无人知晓,至少,我亲眼见证了你为我们所做的一切。所以,无论如何,我都很感激你。」

        「......律子小姐...」

        「所以,拜托了。在痛快地哭出来之后,也请笑一笑吧。......好不容易......终于,又见到你了啊。真是太好了呢,真嗣。」



        轻轻捧起他的脸。真嗣眼中仍有泪光闪烁。
        所以,更加用力地抱紧了他。


        痛苦的,迷茫的,泪流不止的少年。
        善良的,温柔的,默默背负一切的少年。
        一个矛盾的存在。
        但是,对于这样的他,自己的确非常喜欢呢。



        不知不觉中,自己早已把全部的欢欣,全部的渴求,全部的美好与祝福,把一切的一切都寄托在了他的身上。


        所以更加、更加用力地抱紧了他。直到感受到他的身体与自己紧紧贴在一起。
        这样,他就不会再消失了吧。
        这样,他就能永远属于自己了吧。



        已经,不必再拘泥于道德的条条框框了吧。
        道德也好,律法也好,世俗的眼光早已不再适用。年龄差什么的,在这个世界根本没有意义。


(看来律子小姐还没有反应过来。已经没有年龄差了不是吗(笑)就算有应该也不会太大吧(笑)——beiming)



        这里是只属于律子和真嗣两人的世界。置身于此的律子,已不再是那个世界中的律子。自己与她毫无关联,只是游荡在红海之畔的一个幻影。


        此刻自己能感受到的、想要感受到的,惟有眼前的少年。


        他的孤独,他的罪业,所有的所有,自己都想要与他共同分担。仅仅是为了实现这一个愿望,过往的一切痛苦,自己都能甘之若饴。














































        「 ‘ 过去的事情,就算再怎么苦恼也只是枉然’ ,律子小姐这样说过呢。 」

        「嗯...」

        听见他若有所思的低语,律子平静地回应道。


        潮起潮落,周而复始。
        红海之畔,真嗣静静地枕在律子的腿上,仰面卧着。他并没有闭上眼睛,而是一直在看着律子。
        不知已经过了多久,黎明却依然没有到来。只有清冷的月亮和稀疏的星星,洒落淡淡的辉光。



        「...可是,如果往事无法挽回,那么就算我拯救了另一个世界,对这个世界又有什么意义呢。」

        「嗯,是啊。...这个世界已经无法拯救了。所以,只要能拯救另一个世界,这本身就已经是最大的意义了。」

        「......果然、是这样啊。」



        真嗣浅浅地笑了笑,无可奈何地叹息。



        「溶解在海中的人们,真的已经回不来了吗。」

        「恐怕是吧。...如果放弃了自己的心之壁,与其他的灵魂融为一体,也许就再也无法取回形体了。」

        「...所以,只有身为驾驶员的我和明日香才能走出那片海。」

        「嗯,很有可能。...说起来,明日香后来怎么样了?」

        「死去之后,她的身体很快就消失了。什么都没有留下。」

        言语间,真嗣的嘴角抽动着。显然是当时的回忆又一次涌上了心头。
        大概,明日香又化为了LCL,回归了那片海吧。



        「后来,我给明日香也立了一块墓碑。就在那边,和大家在一起。」

        「嗯...」


        不知道那里是否也有律子的墓碑呢。
        虽然有些好奇,但还是没有问出口。
        自己和这个世界上的另一个律子,原本就是不同的人。真嗣他也一定是这样想的吧。



        「做完这一切之后,我就在这里、在海岸边睡着了。」

        「再后来,你的灵魂就来到了我所在的世界呢。......真嗣,你一直、什么都没有吃过吗。」

        「嗯......」


        最开始见到真嗣的时候,他看上去很衰弱,也是因为一直没有进食的原因吧。
        然而,从现在的真嗣身上,却看不到一丝疲惫。明明什么都没有吃,却已经完全从之前的状态中恢复过来了。
        其中缘由,已经可以猜到了。






        「是海水......」

        「嗯。」

        「在你醒来之前, 我喂你喝了海水。」

        「我知道,律子小姐。」

        「是吗...看来有必要为我的自作主张道歉了呢。」

        「......没关系的。虽然我一直在抗拒着,但是...嘛,反正也不能一直逃避下去呀。所以......」



        所以。
        在真嗣说出后面的话之前,律子就已经明白了。
        只是好奇。为什么自己会来到这里。为什么真嗣会去往那个世界。


        红海的彼岸,残破的白色头颅。
        以及,那一抹朦胧的笑意。




        无风的海面上泛起圈圈涟漪。一个人影静静地悬浮在那里。
        身穿校服的,律子很熟悉的少女。绫波 零。
        而后的下一瞬间,她便已经消失不见。



        但律子相信,这并不是错觉。被补完的人们,白色的巨人,所有的灵魂都溶解在了那片海中。这其中,一定也包括了零吧。
        刚才的景象,大概就是她的残影了。


        随着旧文明的破灭而一同陨落的女神。在这世界上,依然留存着她最后的一缕暗香。



        赤红色的大海,溶解了人类、使徒与神明的灵魂。也就是说,同时包含了生命之果与智慧之果的力量。

        这是只为了世界上的最后一人而盈满的,诅咒之泉。





        「...新的世界,将会从这片海中诞生呢。在新神出现以后。」

        「如果是这样,我是不是需要把所有海水都喝干呢。」


        真嗣用打趣一般的语气说道。
        果然其实他早就已经明白了啊,自己是被选中的存在。



        「就算不喝干,你也已经与它建立起联系了。这片海的力量,已经进入了你的体内。......如果不希望世界被毁灭,那么就由新神来创造出下一个世界。...或许,这就是造物主的旨意吧。」


        所以,从来都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
        既然已经是最后一个人,那么,到底是要抛弃世界,还是成为新的神、创造新的世界。只有这两种可能。
        而真嗣,注定不可能抛弃这个世界。即使对他而言,那个地方充满了痛苦。
        在时间的尽头,灵魂千疮百孔的少年,也依然在守望着大多数人的幸福。





        律子觉得,也许,自己正是作为使者才会来到这个世界的。
        为了让他饮下那一口海水。

        不,也许比那还要早。也许,正是为了让律子与这个世界建立起关联,为了能与律子有所羁绊,真嗣才会被送到那个世界。

        在无人知晓的某一刻起,命运的齿轮就已悄然开始转动。所有的偶然,所有的不期而遇,所有的欢沁与泪水,其实早已经被刻写在时光的卷轴上,注定终会到来。


        操纵着两人的,也许是这个世界的意志吧。所有生命都有着复原的渴望,世界也是一样。
        还是说,是那个化为白色巨人的少女呢。







        正在想着。突然,感到了一阵眩晕。
        大概,这就是预兆了吧。心底有个声音这样告诉她。


        真嗣也抬起头来,看向自己。
        他一定也已经明白了吧,所以表情很平静。




        「......时间。...要到了啊。」

        「...这样吗。」

        「...对不起啊。总觉得,自己很不负责任呢。」

        「没关系的。...这样就好。」



        真嗣欣然点头,露出了微笑。

        不由得想起了浅间山那一战之后的景象。现在想想,那是律子第一次看到他笑。
        胸中有种堵塞的感觉。

        张开双臂,紧紧拥抱着他。


        「对不起,真嗣......真的对不起......」

        「没关系的,真的。...律子小姐,回到那个世界之后,也拜托你照顾一下那边的我吧。他今后一定会有很多迷茫的...」

        「还在关心别人啊。比起那些,今后的你就要孤身一人了啊。」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毕竟,是我毁灭了这个世界。所以,如果有机会能拯救另一个世界,我一定要去做。律子小姐,这是我的使命。」


        一滴清澈的泪,顺着他的眼角滑落。
        真嗣闭上眼睛,依然露出笑容。

        而律子,早已被泪水模糊了视线。她紧紧拥抱着少年,泣不成声。

        当过往的伤痕渐渐痊愈,当被拯救的人类即将迈向新的篇章,只有他被遗忘在荒芜的世界里,孤独地永生。



        把这样的命运强加给他的自己,实在是可恶至极。
        如果现在喝一口海水或许还来得及,这样的话,自己就能陪真嗣一起承受诅咒了吧。

        但她明白,这种事情注定没有可能。能成为神的,只有唯一的一人。


        「…真嗣,我一定!…一定会回来找你的!我不会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所以、所以......!!」


        所以拜托了,一定要等着我。

        在说出这句话之前,周遭的世界已经剧烈地晃动起来。
        怀抱中的少年的身体渐渐变得虚无,周围的事物也开始扭曲,像是一个个漩涡。



        纵使如此,律子却依然看到了。

        最后,真嗣露出了微笑,点了点头。
        在世界与世界的狭隙间,在自己即将消失的前一刻,确实地看到了。


**********************************************************
发表于 2022-12-28 23:02:39 | 显示全部楼层
?????律子来了,律子又回去了?????居然还有悬念。。。。。不愧是写出sr的作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EVA研究站 ( 沪ICP备05021941号 )

GMT+8, 2023-3-29 04:56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