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研究站——破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71|回复: 1

見えない明日で | 在看不见的明天 第三章第一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11-18 18:33: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beiming0123 于 2022-11-19 00:25 编辑

**********************************************************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原作:かつ丸 译:beiming
第一章    第三适格者
第二章    视线的正前方
第三章    显影
 
总想要知晓真实。
 
可是真实,明明一直都在我的眼前。



**********************************************************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 by かつ丸  译 beiming
第一章 第三适格者
第二章 视线的正前方
第三章 显影  第一话



        「想起了学生时代的回忆啊。」



        美里的声音听上去很悠闲。她像是完全察觉不到紧迫的危机一样,自顾自地感伤起来。

        CASPER的内部,律子一边飞速敲打着键盘,一边听她感慨。
        的确,此情此景让她也想起了过去的岁月。以前在大学的研究室里,美里也时常像现在这样来给她帮忙。尽管,两人其实分属不同的院系。
        已经是快十年以前的事情了。

        只不过,如今的律子可没有时间怀旧。

        接下来一个小时内,必须要把问题解决掉。否则,NERV本部将会灰飞烟灭。


        使徒侵入了本部,随后感染了MAGI。


        决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就这样清清楚楚地发生了。三大系统之中,MELCHIOR 已经被攻陷,BALTHASAR 正在遭受攻击,只有CASPER 目前仍然正常运行。但想来被使徒全部占据也只是时间问题。
        以微型生命体的形式增殖、不断进化的使徒,拥有侵蚀EVA模拟体的能力。所以,倘若EVA与之作战,则同样面临被侵蚀的风险。
        正如美里在作战会议上提出的那样,把整个本部连带MAGI一起炸掉,这的确是最有效的歼灭手段。


        但是,律子决不会容许这种事情发生。



        与此前的使徒不同,无法提前制定应对之策。
        入侵的将会是一只怎样的使徒,已经无从得知。真嗣的「记忆」中,并没有详细的情报。



        无法利用EVA与之作战。
        模拟体中的试验进行到中途,零那边突然出了变故。随后,适格者们各自的插入栓就被射出到了地底湖泊。
        他们就这样在湖面上漂泊了几个小时。等到得救,已经是使徒被歼灭以后了。


        这就是真嗣所知道的全部信息。

        使徒的能力如何,又该怎样将它歼灭。所有关键的信息全部缺失了。不过既然当时没有出动EVA,所以他不知道这些事也是正常的。
        只是,在完全不依靠EVA的情况下歼灭使徒,真的做得到吗?律子的心里并没有底。


        被使徒侵入到本部内,这本身就已经是致命级别的事故了不是吗。


        并不是她不相信真嗣。时至今日,她已经坚信真嗣并不是在说谎。他所说的同样也不是妄想或梦话。
        她很想问问他,当初这一战之后,有没有听美里等人说过些什么。但是想来真嗣是不会刻意去打听的吧,毕竟,谁会对一只已经被歼灭的使徒感兴趣呢。
        何况当时他又怎能预料得到,自己有一天会回到过去。




        最后,律子唯一能做的,就是静观其变、被动应对。
        她已经做好了苦战的觉悟。
        事实果然如此。和真嗣说的一样,使徒入侵了本部,且无法依靠EVA与其作战。
        情况可以说相当危急。


        在真嗣的「记忆」中,使徒被歼灭了。就像是一块指引方向的路标,此时此刻,唯有这一件事能给予她信心。

        通过CASPER 把促进进化的程序直接送入使徒体内,推动它的自灭。这完全是一场冒险,但也只能赌一把了。

        湖面上漂泊的插入栓中的真嗣,他现在怎么样了?





        取下了表层的外壳,人脑一样结构的CASPER的中枢部分,随之暴露在眼前。
        把手边的便携式终端,接上了CASPER。






        「呐,跟我说说嘛。MAGI的事情。」

        旁边的美里一边饶有兴味地看她工作,一边说道。
        这也算是紧张之余的舒缓吧。虽说律子本来也并没有很紧张就是了。

        「说来话长哦,而且并不有趣。」

        手指仍在敲打着键盘,但曾经的回忆,却一幕幕地浮现在律子眼前。
        那是MAGI开发完成时候的事了。














        母亲赤木 直子,是本国屈指可数的电子工学权威。

        不,准确说来,是世界上屈指可数的权威。

        人格移植OS。

        足以推翻现有的电子计算机的概念、划时代的全新理论,她只凭一人就将其建立起来,享有盛誉也是理所当然的。

        实际上,在律子的大学时代,从未遇到过一个未曾听闻母亲大名的同学。

        第二次冲击之后不久,直子辞去了大学教授的职务,来到了NERV的前身GEHIRN。
        为了在这里,把自己的研究成果推向具像化。
        虽然没有直接问过,但想必是源堂请她来的吧。



        当时的两人是怎样的关系,律子并不知道。
        而且,母亲为什么要舍弃原本的光鲜、隐姓埋名来到这里,她同样无法理解。
        是因为想在这个混乱的国家中找到一块僻静之地、安心做研究吗?是因为对第二次冲击背后的真相感兴趣吗?还是说,是因为碇 源堂那个男人?

        表面上看,应该是第一个原因吧。但不知为何,律子总觉得,最后一个才是真正的原因。
        到最后也没有放弃自己身为女人的一面,这就是直子的自尊吧。反正凭借自己的才能,不管去了哪里都能做出了不起的成果。既然如此,索性去到喜欢的男人的身边有什么不可以?不得不承认,真的很像她会说出来的话呢。
        明明没有直接问过,却还是会有这样的感觉。大概是因为,律子自己也是这样的人吧。


        也正因如此,在唯消失后、直子与源堂成为情人关系的时候,自己却并没有嫌恶她。
        她只是觉得母亲对自己管得更少了。见面的机会少了很多,稍微有些寂寞,但也仅此而已。
        之所以毕业后选择来到GEHIRN,也是为了离母亲近一点。


        一直没怎么管过的女儿,如今来到了自己的身边,想必直子也会高兴的吧。为了MAGI的开发,她已经在地下寄居了整整八年。
        这八年里,律子已经从一位中学生蜕变为优秀的大学毕业生。她时常会来给母亲帮忙。



        当第七代生物质计算机终于成为现实的时候,作为科学家,直子已经走到了金字塔的顶端。
        但是,她并不打算就此止步。
        曾经遭遇重创的EVA开发工作,以及补完计划,才是GEHRIN,不,NERV的真正的任务,不是吗。
        之所以建造MAGI,也正是出于这个目的。
        所以,在MAGI的实用性得到验证之前,直子的任务还没有完。她自己明明是最清楚这一点的。



        可是,就在MAGI建造完成的那一夜,她自杀了。
        从尚在建设中的司令塔上跌落,表面上看起来像是事故。由于连夜工作太过疲惫,所以不慎从高空坠落,应该是这样的吧。
        但这是不可能的,律子最明白这一点。此前没有过任何征兆,就连一封遗书都没有留下。这不像她。

        何况,她也不是那种会因为失误而死的人。

        一定是因为,她有不得不去死的理由。
        那个未知的理由,需要她为之舍弃自己的生命。


        才刚刚来到身边的女儿。
        引以为豪的研究成果和名声。

        她找到了足以让她舍弃这一切的理由。


        可那个理由是什么,律子并不知道。
        因为,一具残缺的尸体,已经无法再回答女儿的问题。


        明白那时直子真正的想法的人,恐怕只有源堂了吧。

        GEHIRN为直子举办了极其隐秘的葬礼。只有那时他才终于露了面,为母亲的遗照敬上了几柱香。
        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平静地盯着那张照片。


        因为直子不在了,所以源堂才会转而追求律子的吧。
        虽说自己并不是很想承认这一点。






        「......MAGI里面,移植了我母亲的人格。」

        「人格移植OS,是吗?」


        语气变得充满疑惑,这正是美里感兴趣的表现吧。
        一边追忆着往事,律子一边与她交谈着。
        敲打键盘的手指仍然没有停下来。
        不远处玛雅也正忙得不可开交,但是,律子相信她一定没问题的。



        「开发者本人变成了试验的小白鼠,真是有良心啊。」


        人格移植OS的第一个试验对象,就是直子本人。
        所谓的MAGI,就是自己的三个人格——她曾经这样说过。
        身为母亲、科学者和女人的她自己,分别寄居在MAGI的三大系统中。


        恐怕也正是因此,她才会在死亡的那一刻,选择向着MAGI坠落而去。
        她的血把MAGI的外壳染成了鲜红色。
        所以律子一直在想,也许母亲死后并没有魂归天国,而是留在了这台MAGI之中。
        MAGI之中的母亲,是在保护着自己吗?是在憎恨着自己吗?
        还是说,是在可怜自己呢?


        平时的话,还不怎么注意得到。
        但是,待自己来到MAGI内部,才更加强烈地感觉到了这一点。


        说起来,母亲坠亡的地方,正是这一台CASPER呢。
        不是科学者,也不是母亲,她选择带着身为女人的人格而死。


        直到最后,她也没有舍弃自己身为女人的一面。
        她与她的女儿律子,爱的是同一个男人。




        现在并不是感伤的时候。已经没有时间了。

        使徒已经攻陷了BALTHASAR。

        全神贯注地盯着屏幕,手指像有自我意识一样飞速跳动。

        响起了警报声,MAGI又一次提议系统自爆。一位操作员惊叫着,还剩18秒。
        失败的话,本部将会灰飞烟灭。
        然而,律子的心里却很平静。她知道自己已经胜券在握。
        并不是因为真嗣的「记忆」,而是因为她听到了MAGI的「声音」。
        母亲的「声音」。


        这明明......根本就不科学。



        「玛雅!」

        「已经就绪了!」

        「就是现在!」




        爆炸的前一秒,律子点下了回车键。

        随后,危机结束了。

        几秒钟的沉默后,MAGI终于确认了使徒已被歼灭。发令所爆发出热烈的欢呼。
        律子抬起头来,看到美里正看着自己笑。

        她轻轻出了口气,同样回以微笑。身体很沉重,想必是因为,为了今天的试验,从昨天开始就一直没有睡。等到善后工作结束,自己也应该好好休息一下才是。
        CASPER的复原、使徒侵入路径的调查、设施状况的确认,任务还有很多。对于眼前这位一脸轻松的作战部长,稍微有点嫉妒呢。



        「美里,你的任务还没完呢。别忘了救回适格者们。」

        「啊,说的也是呢。光着身子被晾了那么久,想必是气坏了吧。」

        带着恶作剧一般的笑容站起身来,美里急匆匆地走掉了。
        比起「记忆」中的那一次,这一次他们一定是更早获救了吧。律子有信心。
        这样一来,又会带来什么新的变化呢?



        突然想到一件事。



        如果直子还在,她又会怎样与真嗣相处呢?
        这个问题当然没有答案,再说也没什么意义。

        如今在这里的,是赤木 律子。直子这个人已经不存在了。

        拔下了端头,把切割下来的外壳部分严丝合缝地装回去。
        突然很想再触摸一下CASPER。但这一次,没有再感受到母亲的「声音」。
        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指尖感受到的只有金属外壳的冰凉触感。



        这是理所当然的吧,可是为什么会觉得有些失落呢?

        自己真是变得奇怪了。


~未完待续~
******************
作者的解说:
第三章开始了。这一章也会是10话。
与萨哈奎尔的战斗直接跳过了。今后有空的话从别人的视角简单介绍一下。

**********************************************************
发表于 2022-11-18 21:55:30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大佬付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EVA研究站 ( 沪ICP备05021941号 )

GMT+8, 2024-6-18 23:19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