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研究站——破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94|回复: 1

見えない明日で | 在看不见的明天 第四章第二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11-29 18:26: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beiming0123 于 2022-11-30 08:54 编辑

**********************************************************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 by かつ丸  译 beiming
第一章 第三适格者
第二章 视线的正前方
第三章 显影
第四章 嘎吱作响的牵绊 第二话



        NERV美国第二支部,消失了。


        突如其来的消息,撼动了整个世界。
        这是除了负责迎战使徒的NERV本部之外,首次出现大规模死伤的事件。
        这一事故,对于成立了NERV支部的各国政府冲击甚大。


        但是,在日本国内却并没有掀起太大的波澜。
        政府禁止了相关新闻的传播。不过,还是有些小道消息泄漏了出去。
         ‘ 整座都市瞬间毁灭 ’ 这种传闻固然夺人眼球,但由于缺乏详细的灾害情报,反而让很多人觉得只是编出来的故事而已。



        源堂和冬月,都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

        NERV本部之内,也没有出现太大的混乱。
        负责搜集全球情报的总务部或许会短暂地震惊一下,但律子手下的技术部仍是一片有条不紊的景象。
        对于S2机关这样神秘的存在,在未探明其机理的情况下贸然投入使用,当然可能带来最坏的结果。
        玛雅等几位知情者,大概会这么想的吧。
        本次事故带给人们唯一的启示就是,下次进行类似试验的时候,一定不可以冒失。


        而律子,本来也应该会这样想的。
        如果事前真嗣什么都没有告诉她的话。



        两千余人凭空蒸发了。
        考虑到一整座城市都已灰飞烟灭,这个数字其实不算很大。他们应该是听进了劝告,所以提前疏散了无关民众吧。
        但即使如此,当这一数字实际摆到眼前的时候,律子终于第一次感到了震恐。


        自己早就知道,试验将会失败。
        这两千余人,本来不会死去的。
        即使明知这些人们与自己毫无干系,他们对自己的事根本一无所知,却还是无法遏止心中的负罪感。
        律子知道,是自己间接地害死了他们。






        「...你怎么啦,律子?」

        「没什么...」

        前来探听详细情报的美里,以有些惊讶的语气问道。
        而玛雅仍在敲打着键盘、分析数据,但也对这边的对话显得有些在意。
        对于她们来说,比起消失的美国第二支部,律子的状态更值得担心吧。


        这或许是自然的感情流露吧。

        只是,对于她们的关切,律子却实在做不到挤出一个微笑作为回应。她面部肌肉十分僵硬,只是一味地盯着屏幕上的灾害影像,当倒计时变为0的时候,整个画面变为一片刺眼的白色。
        在场的两千余人的生命,都随着EVA四号机一起消失了。
        当初曾与律子争辩的那位技术负责人,已经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了。




        「......原因大概是、S2机关失控暴走了。」

        像是想要甩掉那些心事一样,开口说道。
        声音之平静,就连自己都惊了一下。

       
        「贸然把未知的技术投入实用,这就是后果吧。......」

        「嗯,说的也是呢...」


        美里的语气听上去有些讽刺。
        EVA本身,同样也存在着很多尚未探明的神秘之处。这一切也许都是超古代的遗留物吧。
        已经跳出了科学的范畴,而是属于神话传说中的存在了。至于亚当、莉莉丝这样的名字,只是人们为了方便而想出的代号而已。
        有别于圣经中的记载,从科学上亦是无法理解,这样的存在。
        所谓 ‘ 把未知的技术投入实用 ’ ,过去以来的科学者们,难道不是一直都是这样的做的吗。所有人都只是自以为自己懂了而已。

        美国第二支部是这样,美里的父亲是这样,直子是这样。
        而律子,也同样是这样。

        本次事故应该会勾起关于第二次冲击的回忆的吧。但不知为何,美里在了解事态的时候还是显得很冷静。
        大概对她来说,如此多的生命在一瞬间消失,不过只是出于单纯的不幸而已。

        所有未曾亲历灾难的人恐怕都会觉得,这只是一场发生在遥远彼方的悲惨事故而已,与自己无关。



        「...而且,不只是人员和财产,辛苦建造的EVA也损失了一架啊。」

        「这样一来也必须更改建造计划了。不知道后续的影响会有多大。」

        「还要继续建造下去吗?感觉似乎没有什么必要呢......」

        美里望向这边,眼神变得有些严肃。
        近期以来,她的态度也发生了微妙的转变。她似乎总在有意无意地试探些什么东西。

        至于原因,律子非常清楚。


        沉眠于地底深处的巨人。那片封锁区,近来出现了人为入侵的迹象。
        其中一人是加持,而另一人,正是美里。

        恐怕领头的人是加持吧。简直就像是故意泄露给律子看一样,他并没有消去入侵的痕迹。

        而地下巨人的真正身份,这两人应该都是不知情的。
        被钉在十字架上的、圣洁的白色巨人,与引起第二次冲击的亚当,以及屡屡袭来的丑陋怪物,竟然是同根同源的存在。这一点着实让人很难想象。


        这一切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就算有这样的想法也是很正常的吧。


        曾经的南极基地、如今的美国第二支部。由于试验的失控,导致了大规模人员伤亡。
        EVA真的处于人类的控制之下吗?恐怕并不是吧。
        此前战斗中初号机狂暴的姿态,更是加深了人们的这种担忧。


        完全无法理解、无法探明的存在。既然如此,为什么一定要使用这种东西呢?
        NERV这个组织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为了阻止第三次冲击?这样的说辞,可信度又有多少呢?


        律子看得出来,美里已经开始思索这些问题了。




        如果她真的从正面问起,自己又该如何回答呢。
        明明就连自己都还在摇摆不定的啊。
        害死了那么多的人,到最后,自己到底守护了些什么啊。




        只是。

        这一瞬间的感伤,到了明天,就一定会消散的吧?
        当太阳落下又再度升起的时候,自己就能变回往常的样子了吧?
        很多事情必须要忘掉。她必须让自己回归往常。不这样不行。
        否则,自己就再也没有存在于这里的意义了。


        NERV的最终目的在于发动补完计划,或许某种意义上也意味着毁灭人类。
        至少,这就是真嗣的「未来」所揭示的。


        律子早就知道的,不是吗。
        可是,却还是选择了日复一日地为这一计划助力。

        明明自己的研究将会夺去数十亿人的生命,如今却为了区区几千的牺牲而心痛不已,这实在是一种矛盾。
        是伪善吗,还是自我欺骗呢。

        也正因如此,律子才明白自己根本没有为死者悲伤的资格。她早已连后悔的权利都失去了。


















        三号机的移交申请,在事故后不久便送来了。
        当律子从源堂那里听说这事的时候,本部早已批准了三号机的接收工作。
        负责建造它的是美国第一支部。就在不久之前,当本部提出把三号机部署到日本时,对方还曾显得相当不满。如今却干脆地交了出来。
        是因为源堂趁机施压了吗,还是说四号机的事故让美国政府慌不择路了呢。恐怕两者都有吧。


        但对律子而言,这都是意料之内的事情。
        真嗣说过,三号机的启动试验将会在松代进行。
        此后的发展,大概也会与「上一次」差不多吧。在某一时刻,三号机将会遭到使徒的侵蚀,随后发生暴走。不过,使徒污染到底是在美国发生的呢,还是说,像此前一样,是在试验的过程中发生的呢。
        在运抵日本之前,三号机并不属于本部的管辖范围,无权展开调查。
        也就意味着,很难提前做出预防了。


        倒不如说,让使徒按照与「上一次」相同的方式侵蚀三号机,这样对付起来要更容易些。




        「接收三号机的相关事项,尽早布置下去。」

        「我明白了。」

        「...有必要的话,使用傀儡系统也无妨。」


        司令室是不可能遭到窃听的,源堂却还是压低了声音。
        不需要适格者也可以操纵EVA的系统,它的开发计划虽说已经公开了,但与作为核心的零有关的一切信息仍然是保密的。
        绫波系列克隆体的存在,是机密中的机密,绝对不会被公开。
        就连对委员会也是如此。

        所以,源堂才会下意识地慎重起来。
        他真正期待的,应该是傀儡系统的早日完成吧。

        按照原本的计划,是不打算利用三号机测试傀儡系统的。
        考虑到积累的数据量,应该用零号机或初号机进行试验才更加稳妥。对于三号机这样一台全新的EVA,贸然搭载傀儡系统,风险很大。
        不论如何,科学者都应该踏踏实实、慎重行事才对,这是不言自明的道理。



        如果律子事先什么都不知道的话,肯定会感到迷茫的吧。
        源堂所说的还不算是明确的命令。如果能给出合理的说明,应该就能让他改变主意,推迟傀儡系统的测试期限。

        作为E计划的负责人,该做出怎样的选择,已经无需多言。


        真嗣说过,三号机的启动试验将会失败。
        既然如此,还是不要搭载傀儡系统比较好。
        考虑到这几个月以来的努力和E计划的前景,她实在不愿意让自己的心血蒙尘。没有哪个科学者希望看到自己的成果在首次测试中就遭遇失败。



        但是,她同样也很清楚,一旦EVA被使徒夺取将会意味着什么。

        如果插入栓无法弹出,也就必须要把适格者和使徒共同当成敌人歼灭掉。这无异于使徒劫持了人质。
        当然了,如果作战顺利的话,还是有可能单独把使徒消灭掉的。但律子毕竟不是实际参与战斗的人,说出这样的话来显得有些不负责任。


        对此,真嗣又会怎么想呢。
        如果是他的话,应该可以做到在歼灭使徒的同时,保护适格者的安全吧。


        说起来,自从四号机事故之后,自己还没有见过他。
        明明早就提出了警告,律子却还是选择了放任灾难发生。然而对此,他却什么也没有说。


        好吧。也许原因也并没有那么复杂。自己之所以没有见他,只是因为最近没有安排同步率试验、所以没有见面机会而已,不是吗。


        她并不愿意承认,是自己在逃避着他。







        「...司令。」

        「怎么了。」

        「关于四号机的事故......政府似乎很重视。」

        「不会有问题的。只要使徒还在入侵,我们NERV就仍享有优先权。政府的人,应该不会干扰我们的计划。」

        只要使徒仍在侵袭位于箱根的本部,日本政府就不能、也不应该干预NERV的运作。是这个意思吗。
        他们并非对NERV没有恐惧,只是暂时忍耐着而已。这是显而易见的事实。
        看着嘴角泛起扭曲笑容的源堂,律子这样想道。








        回到研究室后,打开了个人终端。
        简单地输入几个指令,连上了MAGI的数据库。随后,十几个人名和资料出现在了屏幕上。
        全部都是和真嗣、明日香差不多年纪的孩子。而且他们也肯定彼此认识,因为大家都是同一个班上的学生。

        除此之外,这些孩子们还有一个共同点:没有母亲,且父亲在NERV任职。
        诚然,第二次冲击让很多孩子失去了亲人,而住到这条街上的人又大多与NERV有些关联。所以,这样的巧合似乎也没什么不可理解的。


        呈现在律子眼前的,是适格者的候补人选。

        目前还没有通知这些孩子的监护人。不过,一旦傀儡系统开发出现问题,就不得不从这些孩子中选出新的适格者了。
        所有人,都是被编织好命运的孩子。
        对此,真嗣知情吗。


        早在当初,为了有朝一日可以进行EVA核心的更换,已经采集了孩子们母亲的数据。
        虽说和唯、京子那种直接把精神融入核心中的机制不太一样,但同样可以实现适格者和EVA的同步。同步的稳定性或许不是太好,但目前而言,总比傀儡插入栓更可靠。

(关于 ‘ EVA中都有驾驶员的母亲的存在 ’ 这一点,OriginalX前辈也在SR中提过。(- the destiny - 第四话 最坏的结果)——beiming)


        律子扫视着屏幕上的名字。

        她从未与他们见过面。所以对她来说,所看到的只不过是一组又一组的虚拟数据而已。
        一组组等待着被操纵、被使用的数据。

        律子摇了摇头。现在并不是被感情、同情心什么的绊住手脚的时候。

        她检视着孩子们的档案,敲打着键盘。屏幕上的名字也随之一个个消失。
        孩子们本人知情也好,不知情也罢,他们的命运都已经在这瞬间被改变了。



        最后,屏幕上只剩下了一个名字。
        律子调出了他的详细档案,看到了他的照片。


        果然,是一张陌生的面孔。不过这也正常,除了那三位适格者,她就很少与十几岁的孩子打交道了。


        画面中的少年与真嗣一样留着黑发。但气质却截然不同。
        不管怎么看,都是一个很普通的中学生。
        不过,很多方面现在还无法判断,只有等到真正见面之后才能感受到。真嗣那时不就是这样的吗。


        又一次看向了他的名字。
        一个素未谋面、迄今为止与律子完全无关的少年。

        铃原 东治。



~未完待续~
*****************
作者的解说:
东治登场了,虽然只提到了名字而已。
不知道剑介会不会登场呢。
登场的几率比洞木光还要低吧。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EVA研究站 ( 沪ICP备05021941号 )

GMT+8, 2024-6-13 15:59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