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研究站——破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84|回复: 2

見えない明日で | 在看不见的明天 第五章第八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12-15 18:06: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beiming0123 于 2022-12-15 23:46 编辑

**********************************************************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 by かつ丸  译 beiming
第一章 第三适格者
第二章 视线的正前方
第三章 显影
第四章 嘎吱作响的牵绊
第五章 残留之物 第八话



        敲打键盘的手指,就那样停在了空中。
        门口处伫立的蓝发少女,正看向自己这边。



        「...打扰了。」

        「......啊啦,是你啊。进来吧。」



        用力眨了几下眼睛,才终于反应过来。
        在这片刻的沉默里,思绪早就不知飞到哪里去了。以至于忘了和她打个招呼。


        而零则是完全不在意的样子,关上了门。
        她换回了平日的学生装,提着一个黑色的手提包。应该已经结束了今天的训练,准备回去了吧。


        从更衣室到本部的出口,并不需要经过律子的研究室。自己并没有叫她而她却主动来了这里,这还是第一次。
        不由得感到有点紧张。



        「...坐这边就好,零。」

        「失礼了。」



        指了指那张圆形椅子。美里、加持和曾经的「真嗣」,都经常坐在那里。
        零没有犹豫,很干脆地坐了下来,把提包放到腿上。
        如果是马上就能解决的问题,应该是不会专门来找自己的吧。所以,不用问都能想得到,肯定是有什么不寻常的事。

        毫无头绪。

        战斗时也好,战斗之后也好,零号机并没有出现什么异常。
        至于学校生活和人际交往,可以说在这方面她的经历是一片空白。零是个心思细腻的孩子,但在和人交往的时候却总是显得相当迟钝。就算真有什么心事,大概也不会说出来的吧。

        难道说是身体方面出了问题吗。作为人造生命体的她,需要经常接受比其他适格者严格得多的身体检查。最近的数据看上去没什么问题,莫非是她自己觉得身体哪里不舒服,所以才找到了身为负责人的律子吗。
        但是,看起来似乎不是这样。果然,自己还是想不出她来这里的的理由。

        玛雅应该也在机库附近,去找她说应该也可以吧。就律子对零的了解,她从来不会做无用的事。
        想不明白。



        是因为有话想对律子说,零才会来到这里。
        不管怎么想,都觉得很不习惯。
        不,也许是因为,这背后的原因,律子不愿细想。


        因为,有种莫名的预感。















        说起来,律子和零相识已久。但是,彼此之间的羁绊却少得可怜。
        第一适格者和本部的技术部长。
        人造生命体和计划的负责人。
        仅此而已。一直以来,两人都是保持着这样的关系。至少律子觉得是这样。
        刻意与她保持距离,尽力不与她产生任何不必要的联系。这就是律子和零相处的方式。




        零总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大概是从身为抚养者的自己身上学来的吧。
        因为,在她面前,律子一直都是这样的。
        没什么好后悔的。律子并不觉得自己有做错什么。

        零所背负的秘密太深邃、太庞大了。如果全盘接纳她,或许首先崩溃掉的人会是自己才对吧。亲子也好,姐妹也好,这样的关系在自己和她之间根本不可能存在。


        因为她是神。
        在神的面前,区区一介人类不可能不颤抖。


        真相是,一直以来,只是为了掩盖自己的恐惧,律子才会选择远离她。



        尽管,律子是明白的。

        零不是人偶。零有心。
        就算不是人类,但她的心和身为人类的律子的心没有什么不同。



        因为曾被源堂救过,在那之后很长时间,只有在他的面前零才会显露些许情感。
        对于这个有着与那个女人相似的面容的少女,律子打心底里感到嫉妒。



        自己会嫉妒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也许是很久很久之前吧,在律子意识到她爱上源堂的时候。从那一刻起,在律子的眼中,蓝发少女的身姿就渐渐地与碇 唯的残影重合了。

        不只是嫉妒。说不定,自己一直在嫉恨。因为恨意,所以才要更加对她避而远之。




        零大概也察觉到了吧。
        她与律子说话的语气一直都是冷冰冰的,并且也只在必要的时候才会开口。就算是在训练、检查时,她也从不会与律子有任何多余的交集。
        即使是出现了「碇 真嗣」这一新的变数,两人的关系却仍然没什么改变。

        对于他,零应该怀有特殊的感情才对。律子早就看得出来。
        可她却从未向与他走得最近的律子问过他的事。正因如此,尽管律子一直想弄清零的想法,却总是找不到机会。

        不,律子最在意的其实并不是她的想法。
        「真嗣」与她之间是否发生过什么,他又和她透露过什么。如果能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或许就可以理解他一直以来的真实想法了吧。




        律子与零,只是寻常的上下级关系而已。

        所以才感到更加奇怪。自己明明没有叫她,可是她为什么会来这间研究室呢。


        自己在不安吗,或许是吧。
        不是某种模糊的不安,而是对某件明确的事情感到不安。
        零到底在想什么,到底要和律子说些什么,其实自己已经心知肚明,只是一直以来都在佯装不知而已。
        不知道为什么,但就是有这种感觉。

        所以此刻,自己之所以无法开口,果然也是出于同一个原因吧。






        零一直保持着沉默。在这几分钟里,她只是无言地看着律子这边。
        是因为自己还没有准许她说话吗。的确,一直以来零都只为命令而活,如果没有被允许开口说话,她大概会一直沉默下去的吧。
        如果是这样,那么其实她也并没有很不安吧。跟往日里一模一样呢。



        不知为何,喉咙有点儿干。
        要是早些时候泡杯咖啡就好了。
        这样打趣的想法,也让她稍稍放松了些。律子悄悄做了一个深呼吸。


        随后,终于开了口。



        「...零,有什么事吗?」

        「......」

        「...零?」


        看得出来,她在犹豫。
        并没有显得很紧张,而更像是在思考该怎样说出口。

        短暂的踌躇后,像是终于下定决心一样,零打开了手提包。
        纤细白皙的手指,从包里取出了一样东西。随后,递向了律子这边。



        而律子,则是下意识地接了过来,没有半分迟疑。
        因为,根本没有时间给她迟疑。





        那是一个很普通的信封。上面没有装饰,与节日里送贺卡时用的精致信封相去甚远,只是街边小店里随处可见的普通品而已。
        上面没有写寄件人。甚至连收件人和地址都没有写。
        信封口被细致地封好了。指尖的触感让律子明白,其中装着几张信纸。



        「…这是、给我的?」

        「是。这是碇君让我转交的。」

        「真嗣君他?」



        难道是从NERV逃走了吗?一瞬间这样想道。
        虽然只是在机库里看着,可今天毕竟是他第一次见到使徒。难道说,因为太害怕所以选择了离开吗。
        大概是觉得没有勇气开口吧,所以把辞别信交给了零,拜托她转交给大人们。除此之外,完全想不到别的可能性了。



        打开抽屉,拿出了一把剪刀。
        小心地沿边剪开了朴素的黄纸信封。也正是在这时,突然感到些许违和。
        明明才刚送来,但信封却并不是新的。边边角角都已经磨毛了。





        下意识地看向了零。
        血红色的眼瞳,也正看向这里。不是在看律子,而是看着律子手中的信封。

       
        「......呐,零。」

        「嗯...」

        「真嗣君把这个交给你的时候,有说过什么吗?」




        也许,是律子想错了。
        零从来没有说过,这封信是如今的真嗣交给她的。

        确实地存在着。别的可能性。


        对律子来说,那种可能性完全不可想象。无论如何,她都不愿接受那样的结果。

        但也许,无论情愿与否,这唯一的事实,果然是不会改变的啊。





        零开口的时候,声音依然平静。
        一如往常,轻声地回答道。




        「......如果使用了『枪』,就把这个交给赤木博士。碇君是这样说的。」


























        已经过了多久了呢。
        律子坐在研究室里,一直盯着手中的信封,呆呆地出神。


        零已经离开了。
        看得出来,对于信的内容,她并不是不感兴趣。但律子随便找了个理由把她支开了,只说今后会再叫她来。


        关于事情的原委,律子并没有很详细地问过。只是简单了解了一下。


        关于真嗣君,你知道些什么吗?——当律子这样问的时候,少女垂下了视线,无言地摇了摇头。
        在被初号机吞噬的那一天,他事先来到了零的住处,把这封信交给了她。当时,他这样对零说道——一旦使用了那把刺在地下巨人身上的长枪,就把信转交给赤木博士。
        今天,他的话全部已经成为了现实,所以零才会来律子的研究室。从被托付的那一天起,她大概一直都把那封信带在身上吧。
        被问及是否读过信的内容时,零摇头。她说,因为碇君一定是不希望她这样做的。



        她说的是事实。那封信的封口处,的确是一次也没有被打开过。
        当然了,读完之后又装进了别的信封,这种可能性也是存在的。但是就律子对零的了解,她不像是会做这种事的人。何况封口处粘贴得非常细致,如果是零的话,大概会做得非常笨拙粗糙才对吧。







        看了一眼表,已经是下午六点钟。自己已经发呆一个多小时了啊。
        用力地摇了摇头,好让自己清醒一点。随后,又一次看向了那封信。
        那几张纸,依旧静静躺在信封里,没有被动过。



        是自己在畏惧着。
        但是,律子明白。
        有些事情,不可能这样一直拖下去。


        被初号机吞噬的那一天。也就是说,「真嗣」最后一次和律子说话的那一天吗。
        从监禁中被释放的他,在收到传讯后并没有立刻来研究室。
        他说自己有点事情要回去一趟。等终于来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大概就是在那段时间,他去了零那里吧。



        如果是安保部的话,应该是知情的。适格者的一举一动他们都随时监视着。只是,对于那一日里真嗣的行动,他们大概也并没有起疑,所以也就没有仔细调查过。
        只是去零的住处一趟,并不算是什么问题。诚然,适格者的住处附近是重点监视对象,但这一次来的人毕竟是同为适格者和伙伴的真嗣,何况他还是总司令的儿子。所以,只要不在那里待得太久,他们多半也不会把这事报告给源堂。

        一定没有人注意到,那一封不起眼的信。




        或许,这也是「真嗣」的本意吧。
        为了保护好秘密,才会把信交给那个最不容易引起注意的少女。


        又一次打开了信封。
        里面有数张便笺,工工整整地折叠着。
        指尖夹住了那几张淡黄色的纸,放到了桌面上。除此之外,信封里什么都没有了。



        把旧信封放到一旁。随后,小心地把折起来的便笺展开。
        一共有两张。
        他的字写得很小,字迹也很清秀,像女孩子一样。

        尽管已经呆呆地出神了很久,律子却还是觉得自己没有准备好。从零到来的那一刻起,一切就都超出了她的预料。
        太突然了。完全没有心理准备。




        有些事,即使不用读信,也已经明白了。
        对于如今的状态,「真嗣」一定早已预见到了。
        也许他知道自己将会回不来,或者说,至少他知道自己将会无法直接与律子对话。所以才会提前写好那封信,把它交给零。



        拿着信的手,微微颤抖着。
        但那一行行黑色的小字,却看得清清楚楚。




// 抱歉啊,律子小姐。 //



        信的打头部分,这样写道。




// 抱歉啊,律子小姐。

当律子小姐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想我最应该做的,就是道歉了。

抱歉。真的很抱歉。对不起。

明明一直在帮助着、鼓励着我,明明知道我是个很差劲的人却还是一直在接纳着我。可最后,我却无法给出任何回应,而只是不负责任地消失掉了。

律子小姐,我并没有遭遇意外。我是主动离开的。

而现在,我应该已经消失很久了吧。但即使如此,我仍然有些想说的事情、不得不说的事情,想传达给律子小姐。



律子小姐,我并没有忘记,我们曾经的约定。

虽然以这样的形式,律子小姐大概是不会认可的,但我想,我应该也算是履行了约定吧。




我的目的,是阻止世界重蹈覆辙。

这句话我已经说过多次。这份决心,我从来都没有改变过。

所以,为了实现这个目的,我必须采取最稳妥的手段。即使要付出任何代价,我都不会再逃避。

这封信就是结果。

会变成这样,完全是我自己的选择。不是任何人的错,更不是律子小姐的错。

因为我胆怯、懦弱、卑鄙,才招致这样的结果。

所以律子小姐,千万、千万,不必自责。




一切都是我的责任。










只是,我还有一个愿望,想要拜托律子小姐。

以前曾经说过的。下一只使徒,将会由零号机独自歼灭。

因为无论是初号机还是二号机,都已经无法作战了。

那时,明日香已经无法再让二号机动起来。至于我,虽然驾驶着解除冻结的初号机出战,但却被使徒击毁了武器,什么都做不到了。

不,当时我很害怕。因为害怕,所以什么都不敢做。

零号机遭到了使徒的侵蚀。而之后,初号机也受到了类似的攻击。

使徒侵入了我的内心,我看到了非常恐怖的景象。

所以,绫波应该也是吧。

为了保护我,绫波选择了自爆。而我却只是在一旁看着。无能为力。





律子小姐,如果那只使徒再次入侵,我希望能够避免再次发生相同的事。

使徒能够穿透AT力场,直接与EVA融合,成为一体。

它的行动非常迅捷,令人难以预测。一旦与它发生接触就会遭到侵蚀,无论是常规兵器还是EVA,都很难对付它。

一旦被它侵蚀,就再也无法逆转了。

所以,如果零号机遭到侵蚀,也许绫波将会再一次做出相同的决断。

在那之后出现的,就会是「下一个她」。

在本部地下的培养槽里,我亲眼见过的。数目众多的绫波克隆体。

她们当中的一个,将会作为新的她被唤醒。被爸爸,或者是被律子小姐。





但我想说的是,律子小姐,那将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所有的事态,正是从那之后开始急剧恶化。



所以我想要律子小姐拯救她的生命。拜托了,不要让绫波死去,不要唤醒第三个她。

不只是因为我和绫波将会毁灭这个世界。更是因为。

因为最后,面对破碎、四散的绫波克隆体泣不成声的,正是律子小姐你啊。

拯救绫波,同样也是在改变律子小姐自己的宿命。

所以拜托了。 //







        细小的文字,到此戛然而止。

        ‘ 啪嗒 ’ 。一滴眼泪打在信笺上。

        随后,是第二滴,第三滴。



        泪流满面的律子,早已看不清信上的文字。



        并不是因为喜悦。恰恰相反。
        很用力地咬着嘴唇,一股铁锈味在嘴里蔓延开来。



        是悔恨吗。

        大概是吧。



        他早就已经知道自己将会在那场战斗中与初号机融合,随后彻底消失。
        因为,那是他的本意。
        信上已经写得很明白了。





        「......你到底、都在想些什么啊!」

        极力克制着,把那封信撕碎的冲动。
        留下了最后的信息,然后干干脆脆地消失不见。这是何等不负责任的行为。


        下一次的使徒入侵。
        地下的大型培养槽。
        死去,而又复活的绫波 零。
        破碎、四散的绫波克隆体。


        拯救零,也是在拯救自己。
        大概是真的吧。




        可是,自己该怎么做。自己真的,还有被拯救的价值吗。

        他已经不会再回答了。





        到底想要做什么呢。
        为什么,一定要消失不可呢。
        该怎样,才能拯救终将破灭的世界呢。

        全都,不会再回答了。







        「......我绝不会认可的,真嗣君。绝对...绝对...」

        律子喃喃地说着,泪水顺着脸颊滑落。


        最后,她终究没有撕碎那封信,而是把它轻轻地放到桌面上。
        那一封,未来的残片。



~未完待续~
************************
作者的解说:
马上就五十话啦

**********************************************************
beiming:最喜欢的一话!(到目前为止)
非常感动(抹眼泪)
真嗣真是个温柔的人啊
发表于 2022-12-15 21:51:46 | 显示全部楼层
痛,太痛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EVA研究站 ( 沪ICP备05021941号 )

GMT+8, 2024-4-22 00:52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