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研究站——破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50|回复: 3

見えない明日で | 在看不见的明天 第六章第五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12-22 18:23: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beiming0123 于 2022-12-26 18:02 编辑

**********************************************************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 by かつ丸  译 beiming
第一章 第三适格者
第二章 视线的正前方
第三章 显影
第四章 嘎吱作响的牵绊
第五章 残留之物
第六章 直至梦的终点 第五话




        细想一下。对「真嗣」来说,与第五使徒的战斗应该是一个转折点吧。
        那时候, ‘ 让使徒把零杀掉 ’ 这种做法,他无疑是考虑过的。
        后来,在事态变得彻底不可挽回之前,他终于做出了自己的选择。所以才会挺身而出。
        不仅是为了打倒使徒,更是为了救下零。

        在那一刻,或许他心中的「什么」,也在悄然发生着改变。


        他曾经说过。毁灭世界、引发第三次冲击的核心存在,正是零。
        斩断因果的锁链,消除灾厄的根源,这的确是最容易的做法了吧。何况,在当时那种情况下他多半也不会受惩罚,毕竟真正把零杀死的是使徒。
        但他却并没有这么做。他做不到。



        这背后的真相,也许律子以前想得太简单了。


        在地面上,他从零号机的插入栓中救出了零。在救援队抵达前的这十多分钟里,包括源堂在内的任何人都不知道那两个孩子之间发生了什么。



        只有零才知道。
        她曾说过,当时他哭泣着说 ‘ 对不起 ’ 。律子当然相信她所说并非谎言。但是,这真的就是全部的真相了吗。

        不管零有多么特别,他只不过是救了她,并为自己的迟疑向她道歉而已。身为并肩作战的伙伴,这并没有什么不合理。可为什么她会这么在意呢。



        「那次战斗过后、地面上只有你们两个人的时候,真嗣君都和你说了什么呢,零。」

        「......!」

        零的呼吸明显乱了一下。
        一瞬间她睁大了眼睛,眼神有些游移。

        尽管以前也问过这个问题,但当时她的反应和现在明显不同。
        律子真正想说的是什么,她大概也已经猜到了吧。
         ‘ 拜托,这一次请不要再隐瞒了。 ’



        「真嗣」曾拜托过律子,要从自爆中救出零。
        直到最后,他也依然很在意零。


        为了拯救世界,「真嗣」到底打算做些什么。解开这一切谜题的关键,或许就在眼前的少女身上。



        「......」


        蓝发的少女低下了头,依然沉默不语。
        无论面对什么都不为所动的零,此刻却第一次显出了少许惧色。

        但恐怕,并不是在畏惧着律子吧。
        或许是「真嗣」曾经交代过她,他所说的事一定要保密,就连对律子也不可以透露。
        所以,零才会显得如此踌躇不安。




        「拜托了,零,请告诉我吧...」

        「......」

        「零......」


        察觉到律子的语气已经近乎祈求,零慢慢抬起头来。
        也许是终于下定决心了吧,表情已经变回了往日那样的平静。
        不如说,其实该恐惧的人是律子才对吧。

        因为,她即将面对「真嗣」未曾告诉她的,某些被刻意隐藏起来的事实。


        但律子并不打算退缩。绝对不要。


        四周的墙上没有刷漆。客厅里只有一盏昏暗的灯,在表皮脱落的墙面上留下斑驳的光影。
        在这间和零的内心一样荒凉的房间里,律子终于做好准备,迎向「真实」。



        「碇君他、的确对我说了 ‘ 对不起 ’ 。 但是...」

        「但是,他还说了别的话。对吗。」


        零轻轻点头。
        随后,像终于下定决心一样。缓缓地、平静地,开始了她的述说。




        「当时,由于使徒的攻击,插入栓内的温度急剧上升,我很快就失去了意识。...是碇君驾驶初号机、取出了插入栓。当我恢复意识的时候,看到碇君正用力打开舱门。」

        「...接下来呢。」

        「在把我抱出插入栓的这段时间里,碇君一直在哭。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流泪。我无法理解他......他为什么要悲伤?我不明白。明明打倒了使徒,身上也没有受伤,可碇君、为什么会哭呢。」


        人在悲伤的时候就会哭泣。
        律子想起来了,这正是自己曾经教给零的。


        「碇君哭泣着向我道歉。反复说着 ‘ 对不起 ’ 。......但我同样不明白为什么。如果不是碇君救了我,我一定会死。所以,为什么要道歉呢。 」

        「因为他差一点就对你见死不救。这就是道歉的原因。」

        「是。碇君他、也是这样说的...」



        少女并未显出丝毫惊讶,而是相当平静地点点头。
        这反而令律子惊愕不已。
        无论已经过去多久,这毕竟是一件关乎自己生命的事,何况想要杀她的人还是「真嗣」。可是,她为什么能够表现得若无其事呢。


        「当我问起为什么要道歉的时候,碇君回答, ‘ 因为我想要杀死绫波你。’ 」

        「......」

        「所以我又问,是因为我的死感到悲伤,所以才流泪的吗。既然这样,为什么后来又救了我呢。然后,碇君他...」


        零的眼神变得有些迷茫。
        并不是在看着律子,而是似乎在看着遥远处的某人。
        一个,业已不复存在的人。


        「 ‘ 不是的,我不是这样的人 ’ ,碇君这样说道。 ‘ 绫波你是无罪的,你什么都没有做。我没有资格把一切罪责都推到你的身上,更没有资格对你见死不救 。何况...... ’ 」

        「...何况?」

        「 ‘ 何况,就算是我和绫波的愿望毁灭了世界,那也不是你一个人的责任。所以绫波,我必须救你。一定、要救你才行。’」


        也许,零是在一字不差地复述当时他所说的话吧。


        「我问,毁灭世界是什么意思呢。碇君摇头,只是这样回答我。...... ‘ 绫波你不必知道。不知道更好。’」

        「......听起来不是很能让人信服啊。」

        「是。所以,我又问了一次相同的问题。但碇君依然没有直接回答。他抬头看向初号机,我想也许碇君可以看到我看不到的东西。后来,他的视线转回了我这边,说道。」

        「......」

        「 ‘ 我们并不是只为了驾驶EVA而生的。那种事情是不足以成为羁绊的。绫波你、并不是除那之外一无所有。 ’ 」

        「......」

        「 ‘ 就算爸爸他制造出你是为了驾驶EVA,就算你是妈妈的克隆体,有数不清的分身。但是,全部都没有关系。 ’ 」


        零淡淡地诉说着。
        这本应关乎到她存在的真相,关乎到她心中埋藏最深的秘密。但是零依旧很平静,就像是在说的事和她全无关系一样。
        律子极力克制着心中的震惊,继续听下去。


        「...... ‘ 能把这些话说出来真是太好了。最后没有选择逃避、成功救下了绫波,真是太好了。我真的很害怕,因为绫波你、似乎变成我不再认识的『什么』了。...我和绫波之间,明明应该有着只属于我们的牵绊才对......’」

        「......」

        「 ‘ 我喜欢绫波。喜欢明日香和美里小姐。喜欢冬治、剑介,班长,也喜欢薰君。我想守护这座城市的大家......可是,却做不到。恰恰相反,我毁灭了它。我一味逃避着本该承担的一切,直到最后......我想那就是报应吧。 ’」




        曾几何时,「真嗣」也曾对律子说过相同的话。是了,就在第十四使徒入侵的时候,就在「真嗣」消融在初号机里之前。
        那时,他淡淡地诉说着,直到落下泪来。

        他和零吐露真相时的神态,大概也与此无异吧。不是出于目的,不是出于计策,而是纯粹的情感流露。只有在这种时候,他才能展露自己最真实的样子。


        那双血色的眼瞳渐渐变得空洞,失去了焦点。
        那些对白已经是许久之前的事,可零依然记得很清晰。
        在心里,不知她已经多少次地回想过当时的场景了呢。
        那一次声泪俱下的倾诉,对零来说,一定不会毫无触动。



        「直到最后,碇君呆呆地出神了很久。然后突然回过神来,对我说, ‘ 对不起。请全部忘掉吧。 ’  ......再后来,赤木博士和救援队就到了现场。」

        「你们两个的对话,我们完全一无所知呢。......但你难道没有想过继续追问下去吗?在学校里应该见面机会很多的吧。...而且,说起来,真嗣君说过呢。你曾经去过他的住处。」

        「嗯,去过一次。因为很在意他说的那些事情。但是,那一次也是一样,他只是向我道了歉。对我说,对不起,现在还什么都不能说。」



        律子注意到,不知为什么,零眼中流露出一丝悲伤。
        这是她为数不多的几次显露出表情。


        「后来,当把那封信交给我的时候,碇君和我做了约定。他说,希望我什么都不要问,只是暂时把信保管好。等到使用了朗基努斯之枪,就把它交给赤木博士。在那之后,他会把一切都告诉我。」

        「你没有觉得可疑吗?」

        「当时觉得很奇怪。但是,直到碇君消失在初号机中的时候,我就明白了。原来那封信、他已经无法亲自转交了。但是...」

        「一个月后,他被救了出来,朗基努斯之枪被投到了太空中,你也按照约定把那封信交给了我。但是,真嗣君的记忆却再也回不来了,你所期望的约定已经再也不可能兑现了。...后来,你有问过他吗?」

        「嗯。...那个人,已经什么都不知道了。」


        是啊,怎么可能知道呢。他已经是另外一个人了。



        律子注视着面前的少女。她已面无表情,就仿佛最开始的胆怯和不安根本未曾出现过一样。
        而律子也意识到了一件事。

        原来,为一个再也无法实现的约定而执着的人,并不只有自己一个。


        正如把那封信托付给零一样,也许无形之中「真嗣」也把某些事情托付给了律子。或许他是想告诉律子,如果是对现在的零的话,律子可以不必隐瞒,就算把他的所有秘密都说出来也没关系。


        但是无论如何,律子绝不认为他所遗留的那封信就是最终的答案。
        因为,还有很多事情依旧无法看清。在自己救了零之后,下一步又该做些什么,他又想让自己和零做些什么?
        零依旧活在源堂的掌控之下,人类补完计划仍然在稳步前进着。只是到此为止的话,又怎能算是阻止了世界毁灭呢。


        是了。「真嗣」他一定还在隐瞒着什么。
        所以,既然他有所隐瞒,那律子也没有义务把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全盘托出。


        ...但也许,这样做只是出于嫉妒吧。他竟然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把这么多秘密透露给了零。
        无所谓了。已经不想考虑那么多了。





        「......我知道了。零,这就是全部了吧。」

        「是。」

        「嗯,那就好...」

        「......赤木博士?」

        「...嗯?」

        「......碇君他,到底是、怎样的人呢?」


        零的这句话,让正要起身离开的律子停下了动作。

        和当初问起薰的时候一样的话语,但是,语气却明显不一样了。其中甚至带着些许的急切。
        毫不迟疑地抛出了如此直接的问题。也许她是觉得,如果是律子的话,一定能答得上来。




        「......现在的真嗣君,只是初号机的专属适格者,仅此而已。」

        「可曾经的碇君并不是这样的...」

        「以前的他,知道很多原本不该知道的事情。或许对于我们来说,他和使徒一样,都是无法理解、无法接近的存在,完全超脱于这个世界本来的规则之外。......只是,目前还没有任何证据。这一切只是我的推测而已。」

        「可为什么......」


        为什么律子会知道呢。

        为什么「真嗣」会变成那样的存在呢。——律子知道零想要问什么。
        所以,在零说完之前,她就已经开了口。


        「因为真嗣君亲口说过,他来自一个毁灭的世界。不是我们的世界,而是另一个、被他所毁灭的世界。...但是,这到底是事实,还是说只是他的幻想,完全无法确认。」



        律子并没有说谎。
        直到现在,她依然觉得穿越时空这种事情完全无法理解。
        而之所以慢慢接受了他的话,是因为过去这几个月中与他的相处、交流。在这个过程中,那份信赖才渐渐生根发芽。
        而这一点,她并不打算和零分享。



        不过,零似乎也并没有注意到律子的隐瞒。看上去她仍在思考着律子之前的那些话。
        相信也好,不相信也好,从表情上完全看不出来。



        看着沉浸在思索中的少女,律子感觉到,差不多到了该结束的时候了。

        到最后, ‘「真嗣」到底想要做什么 ’ 这个问题,也没能从零的身上找到答案。单就这一点而言,这一次可以说是白跑了一趟。不过,一想到其实「真嗣」也并没有对零透露那么多,律子反而觉得安心不少。



        站起身来,对仍坐在床上的蓝发少女说道。

        「那么,我先回去了。零,今天这么晚还打扰你,抱歉呐。」


        零抬起头来,眼神仍然有些空洞。


        望着律子走向玄关的背影,她又一次开了口。
        ‘ 还有一件事,请告诉我可以吗。 ’ ——这样说道。


        回头看去,零苍白的面容似乎比往日里更加僵硬。
         ‘ 说出来听听吧 ’ ——律子的眼神传达出这样的意味,催促着她继续说。



        「...我是那个名为碇 唯的人的克隆体,是吗?我和她、是一样的人吗?」




        她似乎在期待着这个问题的答案。
        可是,律子又怎么答得上来呢。

























        自己只不过是某个人的代替品——这种想法,换做谁都不愿接受的吧。
        就连绫波 零也不例外。



        去零家里拜访后的第二天。
        从上午开始就安排了同步率测试。虽然现在试验的负责人已经换成了冬月,但律子还是有必要到场的。
        在昨晚那件事以后,本以为第二天就会受到安保部的盘问,但实际上却什么都没有发生。这一早上,律子都在研究室里相安无事地度过了。
        是故意放任不管吗,还是说,其实零的房间里并没有被装上监听器呢。

        不过,不管怎样都已经无所谓了。既然没人来阻止自己,那自己也就不必客气,只管继续行动就是了。
        源堂在谋划着什么,如今律子已经全不在意了。
        就算被他知道了「真嗣」的秘密,他又能做什么呢。把零杀掉,唤醒第三个她,继续人类补完计划吗?不可能的。那个少年的意志已经深深影响了零,就算是杀掉现在的她,也不可能清除她脑中的记忆。而如果要修改她的记忆,放眼整个本部只有律子才做得到。

        所以,没什么好担心的。对律子来说,现在的源堂就像是路边一颗不起眼的小石子一样,完全可以无视。
        就算他把自己监禁起来,结果也不会有什么改变。只要还依赖着MAGI的力量,源堂就不可能杀掉律子。而至于律子自己,唯一的愿望就是见证这个世界的未来走向,仅此而已。所以,只要能活到「那个时刻」就已经足够了。


        对于源堂,律子心中已经不再有丝毫的畏惧。
        当然,或许曾有过些别的情感。不过那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忘掉就好了。


        试验的时间差不多快到了。律子简单打理了一下,向控制室走去。
        完全没有预料到,在转角的自动贩卖机出处,竟然会见到两个正在谈笑的身影。
        下意识地停住了脚步。



        身穿着同一所学校的校服,黑发的少年与银发的少年。
        第三适格者与第五适格者。
        碇 真嗣与渚 薰。
        人类与非人。


        两人所说的内容完全听不清,不过,说话的样子却显得很亲密。
        真嗣在笑着。笑得非常放松。
        看到他的笑颜,不由得稍稍吃了一惊。
        在他身上——无论是以前的他还是现在的他——律子从未看到这样的笑颜。有种这样的感觉。



        也许是注意到了吧。薰暂且不再说了,而是转头看向了这边。
        与律子对视那双红色眼瞳,虽然与零很相似,但果然感觉还是不一样。随后,真嗣也一起看向了律子。
        一瞬间,他显得有点害怕的样子。
        对于本部的其他人,他一定也是这样的吧。



        「早上好啊,律子小姐。」

        「早、早上好......」

        「...早上好。你们两个来得很早啊,真是辛苦呢。离试验开始还有一段时间的说。」

        「没什么辛苦的啦。毕竟我们的住处都在本部内嘛。」

        「是吗。嗯...好像是听说过,你好真嗣君住同一片居住区。......年轻真好,交朋友真是快啊。」

        「是啊,真嗣君对我很亲切呢。」



        在与人交往的时候非常自如,简直像是个大人一样。无论外貌、举止还是谈吐,都没有任何异常的地方。如果说他是使徒,恐怕会有相当多的人不相信吧。
        这个孩子,不是一朝一夕变成这样的。
        一定是经过了长期的教育和引导,才能让人性发展到这种程度。相比之下,零的心智发展要比他迟钝许多,在此前的十多年里都只是像人偶一样存在着。总之,不管薰是在哪个支部、被哪个人培养出来的,对方在这方面都比律子做得好得多。


        他的笑容非常自然,看上去并不像是毫无感情的假笑。但事实是否真的如此,律子也无法确定。


        「你就是渚 薰呢。昨天事发突然,没有好好打声招呼,希望你不要介意。今后请多关照。才刚来就要作为正式战力顶上,真是辛苦你了,大家都很期待你的表现。」

        「啊,您高看我啦。光是想到今天的试验都觉得很有压力呢。」

        「啊啦,那抱歉了哦。」


        宛如开玩笑一般的对话,其中并不带什么火药味。
        但是,他身旁的真嗣却低下了头,躲闪着律子的目光。他似乎对那一句 ‘ 才刚来就要作为正式战力顶上 ’ 反应很大的样子。
        真嗣大概已经察觉到了吧,自己已经不足以再被称为战力了。薰之所以会来,或许也只是为了代替派不上用场的自己而已。


        律子没有细想下去,而是依旧看着薰。他才是律子现在应该重点关注的对象。


        而银发的少年,则是一副全然不在意的样子,开口向律子说道。


        「说起来,赤木博士,来这里之前有人交代过我。......说如果遇到困难,可以来找博士您呢。」



        听到这句话的一瞬,律子死死地盯住了薰。
        短暂的死寂过后,像是终于把什么心事强行压下去了一样,律子闭上了眼睛。随后再睁开。



        「...是啊。...当然。如果我能帮得了的话。」


        这样说着,律子浅浅地笑了一下。

        那一天,在遭受到SEELE的审讯的时候。
        对方曾经提到过,很快会派遣一位使者来到NERV。在那之后,希望律子能适当地 ‘ 提供一些方便 ’ 。
        这并不是一场交易,而是律子完全依靠自己的意志做出的决定。她答应了下来。


        所以,当薰说出那句话的一瞬,律子就明白了过来。
        其实自己也已经隐约预料到了。
        只是觉得有些疑惑,SEELE的人到底有什么打算。帮助身为使徒的他,这种事看上去完全和人类补完计划背道而驰啊。



        然而,摆在律子面前的,其实并不只有这一条路。与SEELE订立的口头契约,并不足以束缚现今的律子。
        那么,该怎么做呢。


        对于这一系列的事件,「真嗣」知情吗?此后的种种,还会按照他曾经的「未来」那样发展吗?
        这些问题的答案,已经再也找不到了。



        无论失去什么,无论让双手沾满怎样的污浊,此后所能做的事唯有一件。那就是继续走下去。唯独在这一点上,律子从未感到迷茫。
        那一天,在那间漆黑的审讯室里,律子下定了决心。她绝不要再活成什么人的替代品。当「假货」的日子,她已经受够了。


        如今,以及未来。

        滚滚而来的一切,都将是那时作出的那个决定,所招致的结果。




~未完待续~
*******************
作者的解说:
第六章也过半了。
这一话零说了很多呢。

**********************************************************
发表于 2022-12-22 18:39:01 | 显示全部楼层
仍然是过度呢。。。
冬至快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12-22 20:50:11 | 显示全部楼层
韩非 发表于 2022-12-22 18:39
仍然是过度呢。。。
冬至快乐

冬至快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EVA研究站 ( 沪ICP备05021941号 )

GMT+8, 2024-3-2 12:39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