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研究站——破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44|回复: 0

EVA集·3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1-27 00:38: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拥抱满身是尖刺的我


  霓虹的灯光闪过,坐在插入栓里的真嗣的眼睑有些抽搐,视野缝隙中透过的光线照射在他的脸上,并没有一点违和,深陷的眼窝,瞳孔直直的看着。蓝白色的驾驶服紧紧的包裹住身体,连心跳声也被蒙住。
  “早安,真嗣。感觉怎么样?”律子喝着咖啡,询问着真嗣的状况。
  “已经习惯了,应该还不错。”
  “那就好,EVA的发射出口,紧急电源,武装大楼的配置,回收地点....全都记住了吧。”
  “差不多吧。”
  “那再温习一次吧。通常EVA是由有线的电力供给运转,若是在紧急情况下使用内置电源的话,由于电容问题,只能运行一分钟左右。就算使用超载技术,也只能维持五分钟,这是我们目前的科学极限。懂了吗?”律子补充着EVA的驾驶要领。
  “是”
  “那就继续昨天的打靶训练吧。”
  我要打靶,击中目标....
  初号机端起手中的步枪,对着使徒模型做出瞄准动作。
  “对准目标.....开火。”律子的声音从通讯线路中传出。
  拉下操纵杆...子弹倾斜而出,从使徒的上方飞过....
  “冷静点,对准目标!”
  黑色的眼瞳,瞄准器的光标。
  “开火....”真嗣喃喃着。
  子弹全部命中使徒模型,又在别处生成了另一个模型。
  “下一个!”律子并没有留给真嗣休息的余地。
  闪光使得律子的脸在黯淡与明亮之中跳动,旁边的助手伊吹摩耶说道。
  “没想到真嗣真的愿意接受训练。”
  “老老实实听从别人的话...这就是那孩子的处世之道吧。”
  葛城美里站立在一边的阴影中,若有所思的看着赤木律子。
  “对准目标,扣动扳机....对准目标,扣动扳机.....”

  “咔咔!”令人不愉快的闹钟总是准时响起在六点的早晨。客厅里的电视播报着天气预报,主持人是一个很有活力女孩子。
  “那个...已经早上了,美里小姐。”真嗣拉开葛城的房门,有些无奈地看着窝在被子里的葛城。
  “我刚刚才值完班,啊啊啊....赶在晚上之前去报道就行了....所以啊,就让我继续睡吧....”
  “那我就先去上学了。”真嗣已然穿好了校服,刚要关上房门。
  “既然如此”葛城的声音引得真嗣停住了“今天的可燃垃圾就拜托你扔了....”
  “好的”
  “学校那边还习惯吗?”
  “嗯”
  “哦,慢走。”
  “我出门了。”
  客厅里电视机中的主持人露出十分为难的表情。
  “尽管今天的天气和去年一样.....”

  “叮铃铃,叮铃铃。”继不愉快闹钟后的不愉快电话铃。
  “喂喂....什么嘛,是律子啊...”葛城极不情愿的从被窝里伸出手。
  “怎么样,和他相处的还好吗?”律子一手端着咖啡,一边用电脑书写着程序。文件堆满了桌面,烟灰缸里躺满了烟头。
  “你说真嗣啊,唉...转学两周了,还是老样子,目前好像还没有人给他打过电话。”
  “蛤?”
  “因为是必需品,所以提前给他配备了手机。但是他不打给别人,也没人打给他...那孩子,不会没有朋友吧。”  
  “真嗣的性格也许不适合交朋友吧,你听说过豪猪两难说吗?豪猪想把自己的温暖传递给对方,可是越靠近对方,身上的刺就会让彼此受伤,真嗣应该就是害怕这种伤害吧。”
  “唉,总有天他会成长的,他会明白,不断的疏离和亲近。从而能找到让彼此都不会受到伤害的距离。”

  教室里学生们各自喧闹着,三两个女生围在一起讨论着昨天路上遇见的帅哥,一群男生中间一个留着卷发的男生怀里揣着一把扫帚,像是装作弹吉他。
  不过这些跟我都没什么关系,我坐到自己的位子上,不经意间看向窗边,光线中浮现出那个女孩的身影,端正的坐姿,聚精会神的看着书,天蓝色的短发被风微微拂起,头部还缠着绷带。我随手带上了耳机,太吵闹了。
  “相田,相田同学!”一个女生正在向一个玩着飞行器模型的男生询问着什么。
  “啊?什么事啊?班长大人?”那个男生看起来很不爽。
  “昨天托你送教辅给东治同学,你有没有完成。”
  “啊...啊,这个啊”男生打着哈哈,伸手在桌柜里摸着什么“昨天他好像不在啊....”
  “相田,你不是跟东治很要好吗?”女生有些恼怒,好像识破了男生的把戏。“他两个星期没来,你不会担心吗?”
  “不会是受了重伤吧....”男生眼睛提溜地转着。
  “怎么会!因为之前那个机器人事件吗?但是报道不是说没有伤亡吗?”女生一改怒气,有些吃惊。
  “怎么可能,中心区的爆炸,你看到了吧。大批部队前往,伤亡者绝对不止十几个。”
  教室的门此时突然被推开了。
  “东治?!!”相田怪叫着。
  “东治....”班长小声念着。
  东治随手把挎包扔在地上,一下坐在相田的桌子上,环顾了一下教室里。
  “看来人少了很多嘛。”独有的关西腔使得他的话语并没有如他凶狠的外表一般令人害怕。
  “都疏散了,都疏散了。”相田夸张的挥着手。
  “你怎么看起来心情这么好啊?!”
  “先别管这个,东治你怎么这么久不来学校?”
  “.....我妹妹她啊”东治有些沉闷“我妹妹她被压在瓦砾下,性命是保住了,但是要一直住院....可是啊,爸爸和爷爷都在研究所工作,离不开,没有我照顾的话,她就要孤身一人在医院了。”东治略带破音的哭腔。
  “那个机器人的驾驶员真是差劲!想起来就火大!干嘛要连累自己人啊!”
  “对了,你听过关于转校生的传闻吗?”相田挤了挤眼。
  ........
  真是吵闹,我....我很差劲吗?看来耳机并不能消除吵闹,不想听到的还是会刺进耳朵里。

  “上课!起立!”
  面相老态的教师用慢悠悠的语气说着有关于那次灾难的事。
  “人类所面临的大灾难,在20世纪的最后一年,一颗巨大的陨石撞击南极,冰山大陆在一瞬间融化瓦解。海平面上升,地轴偏转,威胁到地球生物生存的异常气候,数千种生物因此灭绝,半数的人类死亡。这就是众所周知的大灾难,第二次冲击。”
  如此惊心的灾难并没有吸引住学生的注意力,有的人敲打着教学配备的便携电脑。
  “哔哔哔!哔哔哔!”真嗣被这尖锐的声音拉回了现实,他早已了解了第二次冲击的事,所以刚才正在无所事事的发呆。
  “call!”消息提示。真嗣点击了接通按钮。
  “真嗣同学,你真的是那个机器人的驾驶员吗?”倒吸了一口凉气,真嗣立刻张望起来,可周围的人并没有什么不对劲的。
  “......yes....”
  “啊啊啊啊啊啊!!!!!!”真嗣发送信息的下一刻,全班的学生都惊呼尖叫起来。
  “各位,现在还在上课,请保持安静!!”班长大声的喊道。
  可是并没有人打算乖乖听话。
  “又在发号施令了,真讨厌。”
  “就是就是!”
  真嗣有些不明所以,一时间周围挤满了人,七嘴八舌地问着问题。
  “呐呐,我问你啊,你是怎么被选上的?”
  “那个....”
  “是考上的吗?”
  “不害怕吗?”
  “驾驶舱长什么样子?”
  “那个,这些是机密....”真嗣小声地回答着。
  “那个机器人叫什么名字啊?”
  “爸爸叫它EVA或者初号机....”
  一旁的相田剑介疯狂敲打着电脑,不知道在做些什么,一边盯着屏幕一边凑过去听着真嗣断断续续的言语。
  丽仍旧坐在座位上,看向窗外不为所动。
  “好厉害哦,你是我们学校的骄傲啊!”  

  “砰!”一声闷响,真嗣倒在地上,铃原东治悬在空中的拳头颤抖着,手臂上的青筋若隐若现,相田剑介不忍地闭上了眼睛。真嗣抹了抹嘴角,一丝鲜血粘在手指上。
  “不好意思了转校生,不打你一顿,我难解心头之恨。”铃原东治摩拳擦掌道。
  “抱歉,之前的骚动使他妹妹受伤了,所以才打你的。”相田在一旁解释道,随后就要离开。
  “我...又不是自愿去驾驶的...”真嗣从牙缝里挤出话,鼻子和嘴角已经浮现出淤青。
  衣领被揪起,眼前是一张扭曲的脸,铃原东治盯着真嗣。
  “砰!”又是一拳。
  好蓝的天空啊,真嗣倒在地上,脸上灼烧般的痛。不知过了多久,耳边传来脚步,真嗣看向一旁,怎么会是她。
  “紧急集合。我,先走了。”她的脸笼罩在阴影下,但是天蓝色的短发却依旧飘顺。她快速地奔跑起来,随后,响起了应急广播。
  “现宣布东海区域的关东中部地区进入紧急事态,警告!所有居民请有序撤离至避难所。警告!所有居民撤离至避难所!”

  “检测到不明飞行物已经入侵领海上空!”此刻NERV的地下基地里,冬月耕造宣布进入第一战斗状态,所有部门有序不紊的执行着命令,葛城美里和赤木律子站在指挥台前,观察者敌人的举动。
  随着警报声响起,要塞都市的楼房缓慢地沉入地下,在城市外围升起一座座武装大楼。
  “目标仍在行动中,对空作战系统启动率达48%。”
  “非战斗人员和市民呢?”葛城美里向旁边的副手问道。
  “全部撤离完毕!”
  “真是不巧啊,第四使徒趁着碇司令不在的时候来袭,未免太快了。”葛城美里面色有些凝重。
  “之前隔了15年之久,这次却只有短短三个星期。真是一点喘息的时间都不给。”赤木律子看着分析图样,有些困乏。
  “第四使徒,昼天使。体表颜色为紫色,外形似涡虫,胸腹部还具有多对足,具有空中飞行能力。”
  导弹发射器不断向昼天使轰击着,但是却没有造成一点伤害,昼天使直直地向市中心飘去。
  “委员会要求立马出动EVANGELION。”
  “真是啰嗦。用不着他们催!”葛城美里有些烦躁。

  “插入栓就位,开始注入LCL电荷。”
  真嗣已经适应了在LCL里微妙的窒息感,可这挥之不去的血腥味还是令他隐隐作呕。
  “爸爸又没在看,为什么又要我驾驶这个....”脑海里是铃原东治那张扭曲的脸“而且还会招人厌....”

  “你啊,到底要跟我说什么?”铃原东治一脸疑惑地看着相田剑介,他们两个偷偷溜进地下避难所的卫生间里商量着什么。
  “好想在死前看一眼啊。”
  “你是说上面的火拼吗?!”
  “而且也不知道下一次敌人什么时候会来。”
  “剑介...你真是...”铃原东治略带调侃。
  “错过这次机会,可能一辈子都....拜托了,帮我把锁打开吧!”
  “可是....”
  “待在这里也不一定安全,反正都是要死,那我宁愿看一眼再死。”
  “白痴!”铃原东治骂道“NERV到底是干嘛的啊?”
  “NERV的决战兵器,就是转校生驾驶的机器人,上一次他保护了我们,可是你却打了他,还是两次。”相田顿了顿“他要是不愿意驾驶,那我们都死定了,所以你有义务去观摩他的战斗。”
  “你呀,还真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真嗣,要出击了,没问题吧。”葛城做着战前动员。
  “是”
  “记住,在中和敌人的AT立场时用机关枪齐射,就像练习时那样,没问题吧。”赤木律子嘱咐道。
  “是”
  “出击!”
  昼天使突然直立起身体,红色的核心被肋骨包裹着,两侧飘动着像是恶魔的触手,高亮的外表不免使人感觉炽热。初号机到达了地面。
  “AT立场展开,按照预定作战计划执行,明白了吗真嗣?”
  “对准目标,扣下扳机....对准目标,扣下扳机.....”
  初号机闪出掩体楼房,端起步枪对着昼天使扫射起来,溅起阵阵砂石烟幕。
  “笨蛋,烟尘会丢失敌人视野的!”葛城美里焦急的喊道,真嗣情绪的不稳定在她意料之外。
  火舌持续了几秒,枪口中冒出黑烟。真嗣身体前倾,大口呼吸着,眼睛死死盯着那烟雾里朦胧的身影,阵阵风声破空袭来,真嗣下意识侧身闪躲。
  “轰!”
  昼天使的触手将一旁的房屋切削成碎块,初号机被被气浪波及到,整个机体被掀翻在地,真嗣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直直摔向了地面。
  “紧急调用步枪,快去拿,真嗣!”美里焦急的下达着指令,看来自己还是疏忽了,作为新人,仅仅经历一次战斗还是不足以应对残酷的厮杀。
  昼天使那巨大的身体遮蔽了太阳,真嗣眼里的阴影膨胀起来,任凭美里怎样的叫喊,真嗣都没有一点动作,只能看见真嗣不断抽搐的脸。
  “快跑起来!”葛城美里竭力喊叫,她并不希望真嗣就这么死了。
  炽热的风袭来,真嗣清醒了,死亡的恐惧刺激着他,不想再受到伤害,我不想死....。初号机一个踉跄朝着郊区方向狂奔。昼天使不会再给初号机反击的机会了,触手缠住初号机的脚踝,轻轻一提,转身丢出。初号机被甩飞到一座山丘上,陷入泥土,动弹不得。
  “输电线缆中断,内部电源启动,活动时间五分钟。”律子的皱着眉,有些头疼的说道。
  真嗣还未从疼痛中缓过神来,却一眼瞥见初号机的旁边有两个人影。
  东治和剑介的眼里泛着泪花,无助地抱着头。
  “真嗣的同学怎么会在这里?”葛城美里怒不可遏“不是说避难工作已经做好了吗?!”
  阴影再次出现,昼天使已经袭来,真嗣没有反应的时间,操控初号机抓住飞来的触手。一瞬间,手掌表面开始融化,滋滋的响声和难闻的焦味。
  “啊啊啊!!!”手掌传来的剧烈灼烧感使得真嗣难以忍受,像是被烙铁烫熟了一样。
  “初号机维持现状,弹出插入栓,让平民进去避难!”
  “停,未经许可让平民进入插入栓....”
  “赤木律子博士,一切后果由我承担!”
  “你这是越界行为!”
  初号机的插入栓弹了出来,美里命令两人赶快进去。
  “神经系统发生异常状况!”
  “进入了两个异物...”律子无奈的摇头。
  疼痛感再次袭来,真嗣没有放松,加大力气将昼天使甩飞出去,初号机缓缓地站起,手掌的外部装甲已经脱落,裸露出焦黑色的皮肤,指节分明的手指。
  “趁现在,赶快撤退!”
  插入栓内,交织着红蓝闪烁的灯光,三人的脸上没有什么颜色。
  “快..快撤走啊真嗣,没有人会怪你的!”东治磕磕巴巴着,自己是多么愚蠢才会对真嗣说出那种话,谁知道他要面对的是这个...还出手揍了他....
  警戒灯闪烁着,真嗣低着头呢喃着什么,身体剧烈颤抖起来。
  “不能逃避...不能逃避..不能逃避....”
  “真嗣,服从命令,抓紧撤退!”葛城美里极力掌控着局面。
  “你在说什么啊!赶快逃跑啊!”东治摇晃着真嗣的肩膀。
  真嗣忽然扬起头,用拳头砸向一个按钮,初号机的左肩上弹出一把小刀,紧紧握住。
  “呼呼呼....”插入栓内只能听见真嗣的喘息,时而剧烈时而细微。
  “啊啊啊!!”真嗣突然的喊叫将东治跟剑介吓了一跳,初号机反手持刀,从山坡上极速滑落,直直冲向昼天使。
  “剩余活动时间为一分钟!”
  不能死...不能死..
  昼天使的触手忽然有了动作,刺入了撞上来的初号机的腹部,霎时火花迸溅。插入栓内LCL液体不断翻腾,真嗣张大了嘴发出如野兽一般的嘶吼,艰难地推动操纵杆,初号机双手一合将小刀插进昼天使裸露在外的核心。
  “剩余活动时间为30秒!”
  东治和剑介被眼前的场面震惊得呆滞住,视线好像被拉扯去一般。
  “10”
  昼天使的触手依然在蠕动着,真嗣已经意识不到自己此刻是否存在了。
  “7”
  LCL液体顺着喉咙灌向双肺,肠胃,身体的每一处都染上了淡淡的血腥味。
  “4”
  还没结束吗....
  “0”
  当初号机的电量耗尽时,昼天使突然发出一声声悲鸣,红色的核心应声碎裂。
  厮杀结束了....
  日落时分,天空染上了一层沧桑的橙黄,带着一股迟暮的悲伤。两个高大的身影站立在大地上,保持着那互相厮杀的永恒的姿势,刺向对方的心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EVA研究站 ( 沪ICP备05021941号 )

GMT+8, 2024-5-19 18:23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