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研究站——破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03|回复: 3

【非原创】惣流·明日香与阿德勒心理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1-31 16:41: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Yalums 于 2024-2-4 21:29 编辑

(前排提醒,这里的内容绝大部分并非原创,原始材料属于 AO3 上的 deathbringer374、fanfiction 上的 Rommel 以及 刺猬猫的 清蒸橙子,我并不拥有对此的一切权利)

1
  碇真嗣来到了位于 NEVR 深层的 303 号病房。在这里的病房里总是关联着不好的记忆,但他来这里是迫切想要某个人能陪在身边,本能地希望着有她的陪伴。
  穿过厚重的铁门,真嗣进入了这个安静的房间。此刻对他来说,无论斥责还是讥讽,只要是能从她口中得到回应,一切都不重要了。
  美里小姐还有凌波丽,最近他都没法和她们说上话了,美里是在忙于工作,在家里也见不上几面,而凌波丽是克隆人的事实让他心存芥蒂,她已经不再是真嗣记忆力里的那个丽了。
  谁还会理解他呢,没有可以倾诉的人了,自己已经到穷途末路了吧。

2
  真嗣慢慢靠近病床,他屏住了呼吸,给寂静中留下显得有些犹豫的脚步声。他不知道明日香经历了什么,包括美里在内的大人认为他无法理解,不告诉他全部的事情,或许他们是对的,他不会理解自己之外的大部分事情,他这次也只为自己而来。
  真嗣难免会为此感到不适,也许别无选择了吧。
  灯管照射出的耀眼白光肆意倾泻到医疗器械上,将周围的环境染成惨白的一片,还有那寒冷而带着浓厚消毒剂味道的空气,糟糕到令人厌弃。房间很大,可以容纳得下很多病人,但这里有的就只是那张占据了整个空间病床,她能在这里躲过外界的一切,可以只在这里沉睡。
  远离房门的心电图仪,从体征检测器伸出到床单下的杂乱贴片,枕头上散开些的蓬乱红发宁静蜷缩在那里维系着这里生命迹象的,还剩下穿过那细小手腕被牢牢固定在床架上的静脉注射液。
  他看到了与平日里的明日香截然不同的样貌,病床上缠绕过众多线缆,她的脸庞如此平静,闭着的眼仿佛在诉说着她是如此幸福而迷失在自己悲惨的命运中,和自己一样的孩子。
  真嗣小心地弯下腰来,慢慢伸手去抓住她的肩膀,轻声说道:
  「呐,明日香……」
  「你能陪我说说话吗……」
  「求你了,回应我吧……」
  然而嘶哑的低喃不会得到任何的回应。
  他想靠得离明日香再近些,想要注视那张柔和却失去活力的面容,观察那双平和闭着的眼睛,看到柔软的身躯宁静地在病床上休憩。若是她还醒着,精力充沛的明日香一定会大声叫喊着把他猛地推开,但现在什么也不会发生了。
  真嗣感到难过,他无法唤醒沉眠在那儿的明日香,他啜泣着用最小的声音做出自白:
  「我把他……之后来 NEVR 的渚薰…杀死了……」
  胆小,怯懦,明日香说的没错,连承认罪行都让他害怕,最后的使徒被他用初号机轻易地击灭了,如果她还醒着,如果她还有着轻微的意识,真嗣就不敢到这里来,连来看她的勇气都拿不出来。
  「明日香……回应我……求求你了……」
  「明日香……说些什么吧……什么都行……求你了……明日香……」
  他想要明日香知道自己对她的求救,但从他口中唤出的,原本是带给她骄傲的名字,却显得那样的空洞无力。
  明日香并没有她表现出来的那样强大,她用自尊掩饰的内心,在使徒的攻击下精神污染下还是崩溃了。
  他却是什么也没做,只是默默恳求明日香的理解与原谅,像他以前只会做的那样。但这一次,真嗣害怕自己永远得不到她的回应,他将手指刺入到薄床单里,紧紧抓着她的肩膀激烈地摇晃,泪水从他的脸上淌下,绝望地呼喊呼唤着摆动着手臂——
  明日香的身体突然向他的那侧滑去,穿着的病号服连同几个侦测电极一下被扯了开来,床单轻轻划落到了地板上,在灯光下的皮肤格外苍白。
  她依然没有醒来。
  真嗣慢慢站起身来,他看到了眼前的明日香,从锁骨到肚脐,伴随着呼吸轻轻起伏着裸露在外的部分,还有近乎雪白的双腿。他想到了明日香热衷于捉弄他的时候,她喜欢在真嗣面前穿着暴露的衣服,并对他的目光大声呵斥,那些取笑令他难堪,也让他产生了那些想法。
他这个年纪的男孩,自然会有些好奇的想法,他喜欢女孩子,希望欣赏她全部的美,但这里并不是幻境,眼前的明日香就那么平躺着,毫无防备地闭眼睡在那里,不会有争吵或是贬低他的声音存在,他没有任何约束。
  他怎么能这样想?
  ……(第三次冲击开始以及结束)
  在橙红色海洋的岸边,一个男孩的意识渐渐恢复了过来。
  碇真嗣,现在已经是这个星球上唯一的人类,他无声无息地躺在岸边,只是睁开双眼静静地望向夜空。周围弥漫着血腥味道的污浊空气,空中划过的血色印痕像是有人在用红色画笔勾勒天穹,但显然已经不再会有其他人类的气息,他独自选择给这个世界最后的终结。
  几小时前,他亲眼目睹了母亲般监护人的逝世,也见证了那个红色少女与二号机被残忍肢解的景象,失去了最后一次与她交谈的机会,只给他留下了惨不忍睹遗骸的记忆。之后,便是脑中闪过的一幕幕陌生场景,仿佛千百年的时光就那么快速流逝过去,但在其中,他根本找不到一个需要他的人,有的只是怜悯或是利用,这些让他做出了最后的决定,既然如此,地球上的每一个人,不如都一起死掉的好。
  碇真嗣选择引发第三次冲击,这场可怕的灾难波及到了星球上的每一个人,它打破了所有人的 At-Field 边界,侵蚀他们并把人类融合为单一的整体,汇集数十亿人生命存在着的 LCL 海洋,最后的生命原始汤。
  所有人的接受了最后的补全,除开一个人,那个不久前在他面前惨死的红发少女,惣流·明日香。

3
  我还活着…吗?
  碇真嗣再一次苏醒了过来,他睁开眼睛想要观察周围,眼前的一切让他感到如此不可思议。
  没有橙红色海洋,没有沙滩,没有天空也没有腐烂的空气,这里是一个位于室内的房间。
  真嗣眼前的是推积如山的书籍和稿纸,纸上或是密集的文字或是寥寥的勾画,这里是一个工作室?他随手拾起一张散落在地上的白纸,吃惊地发现在纸上画着的那个短发少年,不正是自己的相貌吗?
  抬头望去,是陌生的天花板…周围的环境,一切都是那样的疏离…一股莫名的恐惧感自碇真嗣心底蔓延开来,现在,碇真嗣只想逃离…
  只是突然,一个陌生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这让碇真嗣猛地转过头去,他看到了一个人,一个留着卷发,长着招风耳,带黑框眼镜,嘴唇和下巴蓄着胡须的中年男子。
  「你醒了啊,碇真嗣,很高兴在这里见到你」
  面前的这个男人面露慈样,看上去并无恶意,但莫名的,碇真嗣就是从心底对他感到害怕。
  「你是谁,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这里是死后的世界吗?」
  碇真嗣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在这个未知的环境里他几乎是吼着提出自己的疑问。
  面对碇真嗣的大声喊叫,秀明大叔继续维持着他那平和的表情,同时拿起手中的烟斗习惯性地大吸一口吐出不大不小的烟圈,他颇具玩味地向碇真嗣介绍起了自己
  「你可以叫我秀明大叔,从某种意义上说,我是你的另一个父亲」
  「另一个父亲?」
  碇真嗣微微皱起了眉头,他的父亲是一个名为碇源渡的自私家伙,对于自己的儿子毫不关心,这让碇真嗣只有对他的记恨。若是他不存在,没有他的自私计划,这个世界说不定不会这样糟糕,而自己挚爱的那些人,也不会死去。
  眼前的这个男人真是可笑,还称自己是他的另一个父亲,在经历了这些事情后,碇真嗣早已不再是那个希望得到父亲承认,想要得到所谓父爱的胆小鬼了。他已经明白,在那个名为碇真嗣的家伙眼里,自己与他的关系根本不会是『父与子』的连结,有的只是废物和暂时可以被利用的废物。
  如果能再给他一次机会,他绝对不会放任他一次次伤害到那些真嗣爱着的人,在最后,它更像亲手了结那个男人的生命。
  「哈哈,我还一直以为你只是个没有勇气的胆小鬼,想不到你居然还有这样的想法,看来你已经成长了呢!」
  秀明大叔方框眼镜下的深邃双眼似乎闪烁出了明亮的光点,看来他能知道真嗣在想什么
  「那么,我来告诉你吧。这里对于我来说是你已经死亡了的世界,和你的选择保持一致,地球上已经不再会有人类存在的痕迹了。但是,对于你来说,你还活着,你看,你不正和我在这里聊天吗?」
  秀明大叔和蔼的笑声传入到碇真嗣的耳中,尽管他还不知道眼前的那个男人是谁,他是神明还是上帝,但这个男人的话语给他带来了异样的温暖,那种碇真嗣从未感受过的,也许是真正能被称为是父爱的东西。

4
  秀明大叔抖了抖烟斗里的烟灰,走上前去拍了拍碇真嗣的肩膀,像是在期待着他吐露出一切他的抱怨与苦楚,这一切,不正是当时在 303 病房的他所期待着的吗?
  「现在,你心中有很多想说的吧,不用害怕,来和我讲讲吧」
  看着秀明大叔那慈爱的面目,真嗣卸下了心底的最后一丝戒备,失声抽噎着尽情哭诉:
  「我…我不再需要朋友了,那种失去的痛苦,我再也不想体验那种痛彻心扉的绝望…」
  「无论是美里小姐,加持先生,还是明日香,凌波丽,要是知道终有一日我会失去他们,我宁愿从一开始就不认识他们!像以前那样孤孤单单的反而更好…」
  「我恨这个世界啊!」
  趴在秀明大叔面前的碇真嗣泣不成声,这让他身为作者都感到心疼,谁让当时他对自己的才华不受人欣赏感到不服气,只想把释放情绪和想要捞钱的想法结合来创作出 eva,始作俑者的他正是谱写了一切悲剧的那个核心人物啊。(这段划掉)
  「真嗣,抱歉,我将自己的想法结合在一起创造了你的世界,给你和大家带来了那么多的痛苦,现在当那一切都已经结束,我要补偿给你一个全新的世界啊」
  秀明大叔也俯下身去,为碇真嗣擦去眼角的泪水。
  虽然听不懂这个大叔在讲什么,但这个大叔,给真嗣带来了从未有过的安全感,也让他开始期待那个『补偿』究竟会是什么。
  「人啊,总是在失去的时候才学会的珍惜,经历了这一切,我想你已经明白,你最珍贵的东西会是什么,你最想守护的东西又是什么」
  「如果我再给你一次重来的机会,你会守护住那些被你视为珍宝的东西吗?」
  「碇真嗣,你能做到吗?」
  秀明大叔的言语仿佛恶魔低语般回荡在碇真嗣的耳畔,如果有能够重来的机会,碇真嗣绝不会再去做那个明日香口中的胆小鬼,他要去守护那些重要的人,即使是自己牺牲也义无反顾。
  但…代价会是什么呢?
  「秀明大叔…或者说,父亲…如果这一切都已经发生,第三次冲击已经到来,人类补全计划迎来了最终的谢幕,难道时间还能被扭转回去吗?」
  碇真嗣拭去了眼泪,他离开秀明大叔怀里挺起身来,坚定地握住双拳用沙哑却不再哽咽的声音表达了自己的疑惑。真的还会有重来机会吗?时间不能逆流算是常识了吧,就连眼前这个神明般的存在也很难扭转一切吧,但回应他的——
  「当然有重来的机会」
  秀明大叔再一次了解到碇真嗣心中所想,他从伏案的工作台上取出一本约有三指厚度的文件,而文件的封面上赫然写着的是『新世纪福音战士』。
  他将那份文件递给了碇真嗣,这个带有奇怪名称的文档伴随其中的内容被逐一抽出令碇真嗣感到不再陌生,在那上面记载着的,正是他的故事,明日香的故事,凌波丽的故事,美里小姐和加持先生的故事…
  不等碇真嗣仔细看清文件里的内容,秀明大叔就再次缓缓对他说道:「人生啊,总是要靠自己去书写,就让这份由我来书写的你的人生就此作废吧!」
  话音刚落,碇真嗣手里的文档就像有了魔力被撕成碎片,零星的纸屑从他的眼前飘过,很快如泡沫般消散,这让碇真嗣感到意识恍惚,他刚才看见的,在他和世界当中发生过的事件,都被详细地记录了下来,而现在,这一切都不复存在。
  「勇敢的少年,去创造奇迹吧!你和明日香没有进入补全,你们都会记得发生过的一切,你要记得去补偿她啊…」
  这是碇真嗣在昏倒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再之后他又再次进入到沉眠当中。
 楼主| 发表于 2024-1-31 21:08: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alums 于 2024-2-4 21:37 编辑

这个同人基本上都会是一些缝合的内容,或者说是照抄其他作者的文字也不为过,当然不会是完全照搬,但事实上确实不能算作是原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2-1 15:25: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alums 于 2024-2-4 21:38 编辑

尽管如此我还是想接着写下去,也许会写得很慢,两年三年甚至是更长的时间都不一定会迎来结局,但是我还是想一直写下去,就这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2-7 15:27:22 | 显示全部楼层
Yalums 发表于 2024-2-1 15:25
尽管如此我还是想接着写下去,也许会写得很慢,两年三年甚至是更长的时间都不一定会迎来结局,但是我还是想 ...

加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EVA研究站 ( 沪ICP备05021941号 )

GMT+8, 2024-5-19 18:41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